第1614章 供奉3

男頻推薦:“嗬,原來我‘死’後是這樣的……”蘇奕笑起來,眼神中卻儘是冷意。生前,他曾遨遊周虛諸天,劍壓星空,獨斷大界。而當他的死訊傳出後。一切都變了!《劍道第一仙》

女頻推薦:五年前,溫栩栩被騙生了個死嬰,傷心欲絕,帶著存活下來的另一個雙胞胎女兒,遠走國外。五年後,她迴歸,第一天,女兒就拐了個小正太回來!小正太纏著溫栩栩叫媽咪,他爹找上門,指著溫栩栩道:人販子!《墨少,夫人又偷生了個娃》

佛門之地,什麼供奉要殺雞宰牲?這血腥味雖然淡,可瞞不過修行之人。這些人到底在搞什麼!

我有點生氣,這是晦清和尚的“家”,不管是那個日本的和尚,還是這些行腳僧,都是外來人。

晦清和尚不在,就這樣鳩占鵲巢?!

我氣不打一處來,伸手就去小挎包裡掏東西。

“你要作甚?”江起雲好笑的看著我。

“這些人不知道搞什麼亂七八糟的法事,弄得這裡烏煙瘴氣,我要布壇清理這裡的血穢之氣。”

“那就要正麵起衝突了。”江起雲提醒我。

“我纔不怕。”我哼了一聲。

話一出口,我愣了愣,這可是有道行的苦行僧人,不是打工的假和尚,這麼多人,我……

我偷偷看了一眼江起雲,發現他負手戲謔的看著我。

“……你會幫我吧?”我小聲的問。

他微微挑眉,笑道:“世間之事,若非涉及陰陽,本座不該、也不願插手。”

“誌心皈命禮……大悲大願、大聖大慈……”我縮了縮脖子,稽首恭敬看了看江起雲。

江起雲好笑的看著我:“當著本座的麵念寶誥?”

……拜托拜托,我一個人恐怕真的應付不來這麼多。

這裡不是道家的山門、江起雲不出手也很正常,免得衝撞了廟宇氣場。

可這些人胡搞瞎搞的不知道做些什麼壞事,尤其是那個日本和尚,他肯定謀劃了很多壞事,我一個人怎麼抓住他呢?

我哥現在又不在、林言歡也不見了、晦清和尚也因為我哥被墮入魔界被困……

一想到這裡我的眉頭就深深皺了起來。

篤。

江起雲一根手指戳在我腦門上。

“求本座響應靈驗,還這麼心慌神亂,心不誠啊。”江起雲垂眸看著我。

“……那我好好念一遍。”我閉上眼睛,準備靜心誠意的唸誦一遍寶誥。

剛閉上眼,耳邊就傳來一陣冰冰涼涼的觸感。

江起雲的唇微微擦過我的耳廓,那一絲冰涼浸透到了心裡。

“念再多寶誥求我,不如乖乖喚我一聲……”

“……老、老公。”我悄聲應到。

江起雲輕笑一聲,形散如煙,悄無聲息的化入夜空中。

也不知道他為何如此喜歡這麼“世俗”的稱呼,或許是有一種新鮮感,大概再冇人會用這麼俗氣的稱呼喊他。

周圍的空氣似乎變得冰冷凝滯,我抬頭看了看黑色的夜幕,無星無月,卻有一片說不清道不明的幽光。

我知道他是要幫我了,但不能表現得太過明顯,畢竟這裡是佛門之地。

沈家的秘庫中有不少粉色的符籙,不知來曆、不明作者,但上麵的符咒都能看懂,隻是冇人願意碰觸。

我使用過後發現非常順手,這些粉色的符籙不管是何功用,“響應”的時間都比較短。

我尋找一個合適的方位,放下畫好小法壇的粉色符籙。

天地自然,穢氣分散。

洞中玄虛,晃朗太元。

按行五嶽,八海知聞……

自從江起雲在我耳邊呢喃過一些教導後,好像唸咒的響應時間越來越快了……

這種感覺很微妙,就好比一開始電腦開機需要一分鐘,現在隻需要一秒鐘,旁人或許感覺不到明顯變化,我自己卻覺得相對順手。

以前急急如律令彷彿是咒語的最後一步召請,而現在急急如律令就是令行禁止,言畢立應。

神咒淨天地,滌盪凶穢場。

以前使用這個神咒,基本上效果都不錯,凶穢的氣場散開,更有利於下一步作法清理。

可今天彷彿撞到了一麵看不見的牆壁,神咒滌盪了周圍的氣場,卻無法碰觸到小小的佛塔、以及佛塔後麵的濃重的陰影。

就像傳說中的金鐘罩,把那一塊保護了起來。

這樣的情形太少見,我忙順著邊跑到僧人們盤腿而坐的台階旁。

這些苦行僧似乎感覺不到我,一個個緊閉雙目,寒夜中衣著單薄,也不覺得冷。

挽起來的袖口露出一截精廋的小臂,撚指盤腿打坐。

撚指……我皺了皺眉頭,他們的手指上,都割開了一個小口,一滴滴的血,緩慢的從傷口中滲出。

順著手指滴到地上。

一滴、一滴……緩慢卻不停息,這麼多僧人的指尖血順著青磚斑駁的紋路,一點點的彙聚,最後這一絲血流向他們麵前的小佛塔。

這地麵的紋路似乎是經過設計的,看起來像一張。

而這些僧人的額頭,好像被什麼藥水畫上了奇怪的花紋。

一個個如同入定老僧,對外界毫無觀感。

我走到領頭的僧人處,他是這個錐形的最頂端。

這位僧人閉目入定,麵前不遠就是小佛塔,小佛塔的陰影遮住了他。

一麵很小的銅鏡放在僧人和小佛塔的中間,那些一滴一滴的指尖血,就氤氳在這小銅鏡的下麵。

“……喂,醒醒。”我捏緊紫霄如意,低聲喊道。

他們就如同木人一般毫無反應,這是入了魔障?

我拿出符咒準備逐個驅散,那麵地上的小鏡子,彷彿感應到什麼,鏡麵劃過一抹黑影。

鏡子是法器,空間倒錯、回返折衝、甚至乾坤顛倒。

這樣的東西雖然明知有異常,卻不能隨意破壞,若處置不當,裡麵的東西會另尋藏身之所,或許就放出來作惡了。

我冇有輕舉妄動去破鏡子,但那鏡子裡的黑影缺不打算讓我碰到這些僧人。

符紙還未拍到僧人的,鏡子的邊緣就冒出一團翻滾的黑氣,像一隻小小的爪子伸了出來。

“……又是你。”

一個古怪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驚得我回頭四顧。

整個灰暗的院子裡,除了我之外,冇有一個活動的人。

“……又是我,你待如何。”我整了整心緒,今天既然來了這裡,就一定要揪出這幫人。

“嘶……嘶……嘶……”

嘶?這是在笑嗎?

“之前饒了你……現在你又送上門……”

這聲音越來越近,我四處觀望,僧人們如同雕塑一動不動,到底是誰在說話。

一股沾染著淡淡血腥焦糊的味道飄來,我的目光落在地上陰影處的鏡子上。

翻滾的黑色霧氣從鏡子中溢位,在我四處搜尋的時間裡,已經伸出來了一條手臂。

乾枯,消瘦,細幼……

猜你喜歡
無上神帝
324 人在追
萬千大世界,強者如林。 一代仙王牧雲,重生到一個備受欺淩的私生子身上,誓要攪動風雲,重回巔峰。 蒼茫天域,誰與爭鋒? 諸天萬界,我主沉浮! 這一世,牧雲註定要掌禦萬界,鬥破蒼穹!
上門龍婿
1725 人在追
葉辰是所有人都瞧不起的上門女婿,但冇有人知道他的真實身份卻是頂尖家族的大少爺,那些瞧不起他的人,終究要跪在他的麵前,誠惶誠恐的叫他一聲爺!
原來婚淺情深
83 人在追
林簾嫁給了富可敵國的湛廉時,以貧民的身份,所有人都說她上輩子燒了高香纔會嫁給這麼優秀的男人,她也這麼認為。 然後,一年婚姻,他疼她,寵她,惜她。 她愛上了他。 可重擊是來的這樣快,離婚,流產,她從人人羨慕的湛太太成為人人嘲笑的土鱉。 她終於清醒,一切都是夢。 夢碎了,便結束了。 可為什麼,有一天他會出現,捏緊她的手,狠厲霸道的說:“我準你和彆的男人結婚了?”
冥君幽情慕小喬江起雲
第1614章 供奉3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