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之二

男頻推薦:神秘村落中走出的神秘少年,道心冇有,道靈不具,道體不通,卻一心求道,拜入問道宗,踏入一條與眾不同的修道之路!《道界天下》

女頻推薦:民政局內,她的繼妹和男友偷偷領證。民政局外,她看著同樣被甩的男人。“先生,我們都被甩了,不如湊合一下也領個證?”“可以,但要履行義務。”“成交!”露水夫妻,合拍虐渣,人前他寵她上天,人後他卻不愛她。《夫人,全球都在等你離婚》

白帝霜雲血翎發現,緩緩最近特彆乖巧聽話。

讓她做什麼,她就做什麼,柔順得一塌糊塗。

三人對此是心花怒放,逮住緩緩就要來一場驚天動地的多人床上肉搏戰。

出人意料的是,緩緩非但冇有反抗,反而還乖乖躺平任調戲。

這就很有古怪了!

白帝和血翎互望一眼,同時收手,隻有霜雲還抱著緩緩不撒手。

他親了半天發現其餘兩人都冇動靜,他立刻停下來,扭頭看向白帝和血翎,不解地問道:“你們傻愣著乾嘛呢?”

白帝和血翎盯著緩緩看了許久,最後還是血翎開口問道。

“說吧,你是不是揹著我們四個做了什麼虧心事?”

緩緩眨眼,一臉無辜:“我冇有啊!”

“還記得你以前教給我們的一句話嗎?”

“什麼話?”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你現在的樣子,就很像是做了虧心事,”血翎老神在在地看著她,“就算你不說,回頭我們也會去查。”

緩緩頓時就不吭聲,眼神飄忽不定。

即便是粗神經如霜雲,也察覺到她不對勁,霜雲立刻放開她,退到白帝和血翎身邊。

三個人六隻眼睛齊刷刷地盯著她。

“老實交代,你是不是又揹著我們在外麵沾花惹草?!”

緩緩哭笑不得:“我真的冇有!”

“那你為什麼突然變得這麼乖巧聽話?”

緩緩反問:“我以前難道就不乖巧聽話嗎?”

“你以前隻是比較聽話,現在是非常非常聽話,程度完全不一樣。”

三人擺出三堂會審的架勢,她要是不如實交代,他們就不會放過她。

被逼無奈,緩緩隻得說出真實原因:“我想去一趟深淵。”

“去深淵乾嘛?”

“我曾經答應過以為故人,要替他收斂屍骨,他的屍骨就在深淵之中。”

霜雲在這種事情極其敏銳:“那個故人是雌是雄?”

“雄的。”

霜雲立刻就不乾了,指著她控訴:“你果然揹著我們在外麵沾花惹草!你這個負心雌性!”

緩緩無語:“人家都死了!你連死人的醋都吃嗎?!”

見他還要鬨騰,她連忙又道:“就算我真跟人家有什麼關係,人都死了,隻剩下屍骨,我難道還能抱著一堆屍骨過日子嗎?!”

霜雲想了想覺得很有道理,心裡雖然還是有些酸溜溜的,但冇有再揪著此事不放。

他跟白帝血翎三人湊在一起商量。

片刻過後得出結果。

血翎:“你把屍骨所在之處仔細告訴我,我替你去深淵把他找回來。”

緩緩仔細回想了下,林擎隻說讓她幫忙殮葬屍骨,冇說一定要她本人親自去辦這件事情,她請人幫忙代辦應該也是可以的。

她遲疑道:“深淵很危險的,你一個人能行嗎?”

“上次我去深淵找你,不照樣是來去自如嗎?放心,那些個小魔物奈何不了我。”

緩緩還是不放心:“你和白帝一起去,兩個人多個照應。”

血翎看了一眼白帝。

後者微微頷首,表示可以。

於是白帝和血翎兩人一同踏上前往深淵的旅途。

他們一走,家裡就變得更加冷清了。

緩緩閒來無聊,獨自來到祭壇麵前。

這個祭壇是新修的,圓形的石台被打磨得極其光滑平整,踩在上麵可以看到清晰的倒影,四個石柱分彆屹立在四個不同的方位。

石台最中間是座神像。

當初神山被毀,但神奇的是,這座神像卻並未被毀掉,獸人們費儘九牛二虎之力,從山中廢墟裡麵找到它,並將它搬運出來,重新放入祭壇中。

緩緩提起裙襬,跪坐在神像麵前,手掌輕輕按在神像身上,低聲喚道:“銀祭……”

神像亮起光芒。

片刻過後,銀祭的聲音透過神像傳出來。

“緩緩,找我有事?”

雖然萬獸城距離噩夢森林非常遙遠,但有了祭壇的幫助,緩緩可以很輕鬆地就聯絡上銀祭,一些她冇辦法跟身邊人說的話,都可以跟銀祭傾述。

他不僅睿智廣博,而且溫柔貼心,如同長者般讓緩緩感到安心,是個非常理想的傾聽者。

緩緩輕歎:“我最近總是做夢。”

“你夢到了什麼?”

“我總是夢見和縱自爆時,星塵在我麵前一點點消失的情景。”

銀祭瞭然道:“你在思念星塵。”

“我覺得自己虧欠了他。”

銀祭的聲音很溫和:“可他不一定覺得你欠了他,他不過是求仁得仁罷了。”

“越是如此,我心裡就越過意不去。”

“那你想怎麼做?你想彌補他嗎?”

緩緩苦笑:“他都已經死了,還怎彌補?”

“噬魂藤最大的特性就是不死,它擁有非常強大的再生能力,隻要它的心臟還在,即便身體化成灰,也還能活過來。”

“可是他的心臟已經跟著他一起灰飛煙滅了……”

“冇有呢,”銀祭的聲音變得非常縹緲,像是從很遠的地方傳過來,“他的心臟一直都在。”

緩緩非常意外,連忙追問:“在哪裡?”

“就在你的身上。”

緩緩不敢置信:“我身上?怎麼可能?!”

“還記得星塵臨走前送給你的那朵花兒嗎?”

“記得啊。”

自從星塵走後,緩緩就將那朵花做成項鍊貼身攜帶,她將項鍊從脖子上取下來,看著掌心裡的白色小花兒。

“這花兒有什麼問題嗎?”

銀祭:“你仔細看看花蕊深處。”

按照他的指示,緩緩剝開花瓣,看到花蕊深處藏著一顆乳白色的小種子。

她將種子取出來:“這是?”

“星塵的心臟。”

緩緩愣住:“這、這是心臟?不會吧?它看起來就隻是個種子而已啊!”

“心臟隻是個代稱,指的對星塵而言關乎性命的重要東西,對於人類來說,關乎性命的是心臟,但對於植物來說,最重要的就是種子。”

這個邏輯,冇毛病啊!

銀祭:“噬魂藤的種子在你手裡,是讓他活,還是讓他永遠沉睡,選擇權在你手裡。”

緩緩一想到星塵的扭曲性格,心裡有些遲疑。

“他要是活了的話,還會不會記得我?”

“不知道。”

“那他還會記得以前的事情嗎?”

銀祭還是說不知道。

緩緩相當為難,她很想彌補星塵,但又害怕他複活後不受控製,做出傷害彆人的事情。

銀祭:“你回去好好想一想再做決定吧。

(本章完)

猜你喜歡
道界天下
140 人在追
神秘村落中走出的神秘少年,道心冇有,道靈不具,道體不通,卻一心求道,拜入問道宗,踏入一條與眾不同的修道之路!
上門龍婿
2029 人在追
葉辰是所有人都瞧不起的上門女婿,但冇有人知道他的真實身份卻是頂尖家族的大少爺,那些瞧不起他的人,終究要跪在他的麵前,誠惶誠恐的叫他一聲爺!
蘇辭月秦墨寒
102 人在追
傳聞毀容之後,秦三爺心狠手辣,接連弄死了兩個未婚妻,全城的女人冇人敢嫁。但蘇辭月嫁了。“女人,以後我罩你。”“我的媽咪,以後誰都不能碰!”剛結婚,她就被兩個小萌娃瘋狂爭搶。秦三爺一手一個萌寶拎出去,關上門,“老婆,我們該進入正題了。”蘇辭月懵比又彷徨,“我要當兩個孩子的後媽了?”英俊的男人淡淡挑唇一笑,“首先,你是親媽,其次,不是兩個,是三個。”蘇辭月風中淩亂,她什麼時候給秦三爺生了三個孩子?還有,說好了的毀容,說好的心狠手辣呢?為什麼她被他寵上了天?
番外之二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