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青兒還是苦兒

男頻推薦:陸逸,一個身懷醫術的超級高手,為尋找未婚妻,來到繁華都市。他腳踩敵人,懷抱美女,一步步走上人生巔峰……《绝品神医》

女頻推薦:新婚夜,被夫君親手掐死,還被下令埋了?楚驚鴻睜眼,天下風雲為之變色!來自二十一世紀的強悍靈魂,她是鬼醫,是藥神,是謀師,是戰部史上最年輕最貌美的總指揮官!《和離後,世子爺天天追妻火葬場(拈花惹笑)》

陳元慶陰惻惻地道:“若查清張明珠冇有痘瘡,本將願意除去頭上頂戴,從東直門跪拜到司空府門前,向司空大人請罪!”話已至此,李洵也冇有話可說,隻得冷笑一聲道:“希望將軍莫要食言!”

陳元慶雙膝跪地,神色凜然,拱手上稟:“皇上,請立刻命禦醫出宮為張明珠診治,若最後證實張明珠確實冇有痘瘡,微臣甘願九九八十一跪到司空府請罪!”

朝堂上一片死寂,皇帝用如毒火的眸光盯著陳元慶,這是君王與勇將的對峙,誰也半步不讓。

三朝元老陳太傅出列,他巍巍地雙膝跪下,拱手叩請:“皇上,若陳將軍所言屬實,還請皇上根據我朝律法,請院判與禦醫一起連同民間幾位有名望的大夫會診,若證實冇有,也好還司空千金的清白。”

有些臣工見太傅也這樣說,便都出列恭請:“請皇上派遣禦醫到司空府一探究竟!”

滿朝頓時便有一大半傾向陳元慶,陳元慶傲然看著皇帝,道:“皇上,如今百官都這樣說,皇上若再堅持,便真叫人揣摩不清了!”

站在台階上的鐘正聞言,頓時臉色一變,怒道:“陳將軍,注意您的身份,皇上的聖意,豈容您胡亂揣測?”

陳元慶冷然道:“那就請皇上聖裁!”

宋雲謙嘴角挽起一抹陰冷的弧度,寒聲道:“好,既然陳卿家執意如此,那朕就如你所奏!”

陳元慶叩拜,“臣代天下臣民,謝皇上聖斷!”

皇帝起身,拂袖而去!

禦書房外,院判領著諸位禦醫候命,禦書房裡寂然無聲,呂寧和李洵皆在禦書房內,一會,皆由兩人連同陳元慶一同領著禦醫出宮,去司空府為千山診治。

皇帝坐在龍椅之上,神色陰冷無比,陳元慶今日公然挑戰他的權威,可見他是真的半點不把自己這個皇帝放在眼裡,往日裡因著陳雨竹,多少敬他三分,如今,他越發得意,越發忘形,這千山得病一事,說不定,他也難辭其咎。

“皇上,當真要派人出去?”呂寧著急地在原地轉圈,雙手揮動,雙眸圓瞪,很是失態。

李洵是不知情的,但是此刻就算再後知後覺,也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急問道:“還真的是?那怎麼辦?這采薇宮和司空府的人是要送去隔離島嗎?”

宋雲謙麵容沉冷,道:“也好,叫朕知道他心裡是怎麼想的,免得一天到晚在朕麵前假裝恭順!”

李洵也發了恨,道:“他最近總與可兒來往過密,可兒總不會相信這奸佞小人吧?”

呂寧愕然地看著李洵,隨即想起他對可兒一往情深,不由得輕聲歎氣,其實李洵在可兒身邊這麼長時間,未必就不知道可兒是個什麼樣的人,隻是他不願意麪對現實罷了。

宋雲謙瞧著李洵,眼神有些複雜,呂寧明白宋雲謙心底的苦澀,那是他視若親妹的人,他一直都想為她找個好歸宿,但是這個師妹卻因為愛上他而做出許多喪心病狂的事情,他雖然恨可兒,卻又更恨自己。

雖有跡象證明很多事情都是可兒搞出來的,但是他還是冷不下心腸來處置她,始終,是顧念那一份師兄妹情分,還有他師傅臨終所托,呂寧與宋雲謙之前相交多年,是友好的朋友,自然知道他師傅在他心底的分量,不到必要關頭,相信他是不會處置可兒的。

呂寧心底不由得又為宋雲謙歎了一口氣,誰說人世間隻有愛情困擾人呢?所有的情分,到了要抉擇的關頭,都是痛苦的!

宋雲謙如今唯有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溫意身上,他問呂寧,“你知道千山的情況嗎?”

呂寧愁容滿臉,道:“哪裡知道?我每次去都見不到她,而且,溫大夫不讓任何人進去,就連送飯都隻是送到門口。”

宋雲謙沉吟了一下,道:“溫意醫術高明,至少到現在還冇有壞訊息傳出來,相信是有所好轉,但是痘瘡這個病,想來禦醫一驗就知道,就算禦醫不說,民間那幾位老大夫也會說,這乃是先祖定下來的律例,朕無能為力,隻能是見一步走一步了。大不了,在最後關頭,咱們豁出去!”

呂寧和李洵都知道這個最後關頭就是被送往隔離島的時候,豁出去隻有一條路,那就是領著他們逃。

這倒也不失為一個好辦法,而且,如今騎虎難下,還真冇有其他法子可想了。

宋雲謙站起來,道:“朕今日跟你們一同過去,有什麼事,你們看朕的手勢行事!”

呂寧和李洵臉色一端,齊聲道:“是!”

陳元慶此刻就在永明宮,隻等著大隊伍起行就立刻走,他如今已經肆無忌憚,這事兒,他有十足的把握!

但是為謹慎起見,他還是再問了可兒,“你確定她是感染了痘瘡?”

可兒迎風站立,衣袂飄飛,絕美的臉上是痛快的神情,她道:“確定,我親手把痘瘡的膿抹在她的手臂上,痘瘡的傳染力很強,她一定會感染!”

陳元慶問道:“但是溫意出宮為她醫治幾日,也許已經治好了呢?”

可兒傲然一笑,“她離宮七日,按照推斷,溫意已經感染了痘瘡,而開國至今,你有否聽過痘瘡是可以治好的?”

“她醫術確實高明,這點無容置疑,連死去的人都能救回,能治好痘瘡,也不奇怪的!”陳元慶道。

“若她能治好痘瘡,便更能夠證明她是當真見死不救,一個連痘瘡都能治好的人,怎麼會無法醫治你妹妹?虧得你當日還跟先帝求情,讓她醫治陳雨竹,或許,你冇有送她入宮,她還不至於會落得這個下場!”可兒冷然道。

恨意頃刻便爬滿陳元慶的臉,他雙拳緊握,怒道:“冇錯,她是見死不救,本將竟然還差一點相信了她!”

“去吧,你現在不宜在我這裡逗留太久!”可兒打發他去。

陳元慶淡淡地道:“怕什麼?現在誰還有閒暇管我們?該擔憂的人都去擔憂了,不該擔憂的人也不敢多事,就算知道,宋雲謙有今日,少不了本將的扶持,他如今羽翼未豐,還不敢對我怎麼樣!”

可兒微微蹙眉,“說話注意點分寸,你再能乾,也隻不過是一個武將,他未必要靠你!”

陳元慶冷笑:“怎麼?心疼了?你果然是愛上你師兄的!”

可兒冷下臉,“你管好你自己的事情就好,我喜歡誰和你無關!”

“你千方百計要趕走溫意,不就是為了讓自己占有宋雲謙嗎?當初就彆說得這麼好聽,說是為了幫我妹妹報仇。”陳元慶冷冷地丟下一句話,拂袖而去。

院判連同六名禦醫跟隨大隊伍前往司空府。

司空府冇有絲毫的準備。司空大人在這件事情之前,一直被禁在宮中,直到大隊伍起行他才能跟著走。

陳元慶與呂寧李洵三人帶隊,而陳元慶早就在民間找好了大夫,五名大夫,全部都是京城中德高望重之輩,絕對不會弄虛作假。

禦醫隊伍中,有藍禦醫,上官禦醫,龍禦醫,還有三名在疫症方麵有所研究的禦醫,加上院判大人,總共是七個人。

而禦醫加民間大夫,通共十二人。

呂寧瞧見著個陣勢,心裡很難受,這十二個人,便要研究千山,對付千山。

皇帝的龍駕在中間,陳元慶對他堅持出宮隻是嗤笑了一聲,並無多言,倒是朝中百官有勸說讓宋雲謙彆去,怕千山一旦是真的感染了痘瘡,於龍體無益。

司空府並冇有大亂,這得歸功於司空大人往日對三位公子的教導。縱然麵臨大難,但是三位公子神色自若,疾步從大門口出府迎接聖駕!

“參見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三人跪拜在地,謙卑有禮。

宋雲謙掀開簾子,瞧著這三人,司空府三龍,冇有一人入朝為官,生性淡泊,讓人敬重。所以宋雲謙的語氣也多了一份尊重,道:“三位公子請起!”

大公子叩謝皇恩,問道:“不知道聖駕光臨,有何要事?”

鐘正扶起大公子,道:“皇上此番前來,是有人上奏說司空府千金張明珠患了痘瘡,特命禦醫與大夫們過來診治,諸位公子,請帶路!”

大公子詫異地道:“痘瘡?這從何說起啊?舍妹隻是出了疹子,在家中靜養幾日,怎地會變成了痘瘡?”

宋雲謙一聽這話,心中便有底了,大概這話是溫意教他說的,他一下子就振奮了起來,道:“是真是假,檢查過便知!”

大公子道:“皇上請進!”說著,便率先為皇帝開路。

大門全數敞開,恭迎聖駕入內。

禦醫和大夫們排開兩行,靜待皇帝命令!

千山所住的院子大門緊閉,門前隻有一個身穿綠衣的丫頭垂首而立,見大隊人馬來到,她顯得有些驚慌,退後一步,正好對上剛從龍輦上下來的宋雲謙。

宋雲謙整個地一愣,失聲喊道:“青兒?”

那被她喊作青兒的女子,便是溫意那日從大街上帶回來的女子苦兒,她未曾見過什麼世麵,一大隊看似權貴的人湧進來,早嚇得她臉色發白,如今又聽那俊美的男子出言喊她,呼喚的卻不是她的名字,不禁微微怔愣了一下,也不見禮,脆生生地道:“我不叫青兒,我叫苦兒!”

宋雲謙疑惑地瞧著她,又上下打量了一下,問道:“你叫苦兒?你是哪裡人士?你不認得我嗎?”

苦兒搖搖頭,“我不認得你,我叫苦兒,我是惠州人士,我不叫青兒,也不認識青兒!”

裡麵的溫意聽得外麵的對話,心中疑竇頓生,宋雲謙說的青兒,可是那跟阿牛私奔的青兒?莫非青兒跟苦兒很相似?

猜你喜歡
上門龍婿
1866 人在追
葉辰是所有人都瞧不起的上門女婿,但冇有人知道他的真實身份卻是頂尖家族的大少爺,那些瞧不起他的人,終究要跪在他的麵前,誠惶誠恐的叫他一聲爺!
無上神帝
367 人在追
萬千大世界,強者如林。 一代仙王牧雲,重生到一個備受欺淩的私生子身上,誓要攪動風雲,重回巔峰。 蒼茫天域,誰與爭鋒? 諸天萬界,我主沉浮! 這一世,牧雲註定要掌禦萬界,鬥破蒼穹!
都市極品醫神
1260 人在追
【火爆爽文】五年前,廢物葉辰猶如地上蠕蟲般被人恥笑!但是五年後,他帶著一百位上古大能回來了!吊打一切,誰與爭鋒!
傾世醫妃要休夫
第165章青兒還是苦兒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