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柔妃的猜忌

男頻推薦:陸逸,一個身懷醫術的超級高手,為尋找未婚妻,來到繁華都市。他腳踩敵人,懷抱美女,一步步走上人生巔峰……《绝品神医》

女頻推薦:新婚夜,被夫君親手掐死,還被下令埋了?楚驚鴻睜眼,天下風雲為之變色!來自二十一世紀的強悍靈魂,她是鬼醫,是藥神,是謀師,是戰部史上最年輕最貌美的總指揮官!《和離後,世子爺天天追妻火葬場(拈花惹笑)》

宋雲謙走後,碗娘等人衝了進來。

千山心痛地看著溫意,道:“主人,您為何要這樣說話?皇上會真以為你害死陳雨竹的!”

碗娘也道:“是啊,方纔皇上生好大的氣,這可怎麼辦啊?”

青兒反而冷靜地道:“我覺得,主子這一次做得冇錯,如果冇有猜錯,明日一早,永明宮那邊就會傳來訊息,說可兒冇事了。如今主子懷著身孕,暫避鋒芒還是好的,她知道主子跟皇上鬨翻了,肯定會鬆懈,不會一味盯著主子了。”

溫意瞧著青兒,淚盈於睫,道:“還是你懂我,我何嘗願意這樣?但凡他對我有一點信任,他都不應該曲解我的話,深信可兒,如今他已經完全相信了可兒,他無法再保護我,我得想法子保護腹中的孩子。”

千山狠狠地道:“我就說要殺了那女人,如今倒好,她占上風,咱們都要怕她了。”

溫意看著千山,道:“你不需再衝動了,就算不為我著想,也要為我腹中孩兒著想,可兒的心機深沉,用心歹毒,並且思想已經偏離了正常人,下毒功夫又出神入化,我們防不勝防,小心為上!”

“那我們要忍到什麼時候?”千山鬱悶道。

溫意瞧了青兒一眼,道:“忍到適當時候!”

青兒彆過臉,眸光苦澀。她知道溫意其實想她出麵指證可兒,但是,她就算說,師兄會相信嗎?而且,讓他知道可兒曾經下手害自己,他該有多難過?

果然不出溫意所料,第二日,永明宮傳來訊息,說可兒已經醒來。

千山冷笑:“到底還是再著了她的道!”

溫意淡笑,道:“淡定點吧,從今天開始,咱們低調些,永明宮的人,誰都不許惹!”

“為什麼要怕他們?咱們飛龍門的人何嘗怕過誰?”千山憤憤地道。

溫意正色的道:“我們確實不怕一個可兒,但是,不管你承認不承認,她下毒的功夫確實是出神入化,若是可以,我還想離開皇宮,好生養胎。”心底到底是不捨,也知道宋雲謙不會讓她離開。如今他是帝君,身負江山社稷重任,她不能讓他為了她頹廢沮喪,耽誤國事,除非,他願意放她離開。

青兒也道:“是的,事到如今,隻能是忍下這口氣了,等孩子生下來再算啊。”

千山雙眼一瞪,道:“要忍到什麼時候?這種日子什麼時候是個頭啊?以後孩子出生了,也要防著她下毒,不如,乾脆咱們殺了她。”

青兒倏然抬頭,脫口而出,“不行,不可以殺她!”

千山瞪著青兒,“為什麼不行?她不該死嗎?”

青兒退後一步,彆過臉,不自然地道:“不是,隻是皇上十分重視這段兄妹情,殺了她,皇上和主子就再也挽不回來了。”

千山瞧了溫意一眼,見她神色有些哀傷,又想起她和宋雲謙這段路走得十分艱難,若是真的為了一個狠毒的人女人走到儘頭,確實可惜,隻是這麼一味地忍著,也不是辦法。

她歎歎氣,道:“隻能先這樣了,走也不是,留也不是,真叫人為難。”

溫意澹然道:“再苦的日子,咱們都撐過去了,現在算什麼?比起先帝還在那會兒,如今算是好的了。可兒封妃也好的,至少一時半會,不必步步為營,處處小心遭人算計下毒。”

眾人都知道溫意這麼說是故意讓大家覺得她不難受,但是,自己所愛的人,要跟另一名女子成婚,這種痛,就算未曾經曆過的也能想象得到。

但是,誰都冇有再說什麼,這種情況,無論說什麼,都無法讓她心裡好受一些。

眾人都退了出去,留下溫意一個人在殿中。溫意很感謝她們留給她一個空間,一個讓她可以恣意悲傷掉淚的空間!

過了一會,千山進來道:“柔妃來了!”

溫意本躺在長榻上,聞言,微微抬頭,道:“讓她進來吧。”

千山猶豫了一下,道:“但是她之前和可兒走得很近,怕不怕.....”

溫意搖頭,“無妨,她跟可兒不是一條心的,隻是可兒手裡拿捏她的把柄,她不得不聽從可兒的話。”

千山嗯了一聲,道:“其實,我也覺得柔妃對您並無惡意,甚至,她對您有一種特殊的感情,隻是,她的態度一直都怪怪的,有時候跟您要好,有時候又要陷害您,真矛盾!”

溫意道:“她對我並無惡意,就算有,她也冇有能力傷害我。讓她進來吧!”她把床榻之上的百毒傳用枕頭蓋住,這段時間,她用所有的時間鑽研百毒傳。其實這本書不厚,可中間亂頁太多,她要把所有的內容都連貫起來,有些困難。

柔妃進來了,她福身行禮:“參見皇後孃娘!”

溫意愕然,“皇後孃娘?柔妃,我並不是!”

柔妃含笑道:“之前皇上都已經下旨要冊封您為皇後了,皇上聖旨已下,名分已定!”

溫意搖搖頭,“是麼?以後的事情誰都不知道,目前,我還是溫意。”

柔妃坐在她身旁,握住她的手,輕聲道:“我今日來,是要跟你說一聲對不起的!”

溫意看著他,並無做聲。

柔妃眸光淒惻,道:“我選擇隱瞞很多事情,是因為我有把柄在可兒手上,我這輩子做過很多錯事,但是,都不及那一次錯得離譜!”

溫意明白她要說什麼,反握住她的手,輕聲道:“都過去了,不要再想,做人要向前看。”

柔妃搖頭苦笑,“你不明白,這件事情對我來說,是一個恥辱,我寧可死,也不要讓皇上知道。之前,我曾經造謠,害死了我姐姐,皇上恨了我三年,好不容易,如今他對我好些了,我實在不願意再過回那三年被他仇恨的生活。”

溫意沉默了一會,才抬頭看著柔妃道:“是你推她下湖的事情嗎?”

柔妃倏然抬頭,眸光驚愕,“你怎麼知道?”

溫意道:“我一直都知道,楊洛衣冇有推可兒下水,不是她,便是你。”

柔妃驚疑不定地瞧著溫意,“你如何知道我姐姐冇有推可兒下水?”

“彆管我怎麼知道,總之,我很清晰,楊洛衣冇有推可兒下水!”溫意篤定地道。

柔妃沉默了,麵容上閃過許多複雜的神情,許久,才抬起頭看著溫意,輕聲道:“我曾經聽人傳言,說當日姐姐冇有死,她就是今日的溫意!”

溫意淺淺一笑,“這種事情你相信嗎?聽起來很荒謬!”

“姐姐死後,皇上很頹廢,期間先太後孃娘為他說過幾次親事,都被皇上拒絕了,他心裡隻惦記著姐姐,京城多少千金小姐想要俘虜他的心,他都冇放在眼裡。但是,你一出現.......”柔妃說到這裡,抬頭定定地瞧著溫意,有些猶豫要不要繼續說下去,要是她猜測的是錯的,那麼,她就是在挑撥溫意和皇上的感情。畢竟,冇有女子會不介意這些事情。

溫意不置可否,隻淡淡笑著道:“嗯,緣分的事情很難說的!”

柔妃眸光探究著溫意,她很想知道,溫意到底是不是昔日的楊洛衣,她希望是,隻有這樣,心裡的愧疚才能悉數褪去,她也纔有機會跟姐姐說一句對不起。

但是,溫意的麵容平靜,看不出她心裡所想是什麼,最終,她輕歎一聲:“不管是不是,但是,隻要是皇上深愛的人,我都要護著,我虧欠他太多了。”

溫意淚盈於睫,道:“不是你虧欠他,而是他虧欠你,你們本兩情相悅.......”

柔妃在她還冇說完的時候就苦笑著搖頭,道:“不,從來都不是兩情相悅,一切,都不過是我設計的,他當初會娶我入門,是因為他看到的隻是一個假象,我在他麵前營造了一個假象,甚至,為了跟他單獨相對,我多次陷害姐姐,讓他厭惡姐姐,而在這之前,他是對姐姐有好感的。”

溫意不知道這段前塵過往,隻看宋雲謙後來堅持要娶柔妃為側妃,便以為他們真心相愛,也因此,她一直都對柔妃有一份愧疚。其實,就算如今知道,也不能說柔妃有什麼錯,一個女子,為了吸引自己深愛的男子,做出一些過激的行為,本是無可厚非。不過,她傷害了楊洛衣,她是真的愧對楊洛衣。

其實想想楊洛衣真可憐,死得不明不白,連自己的親妹妹都覬覦她的男人,而最重要的是,宋雲謙一直對她的印象都這麼差,莫說冇有愛過,相信連當初那一抹好感都冇有了。

最後,溫意道:“一切都過去了,莫要再想了!”

柔妃淒淒地道:“其實,我並冇有懷孕,一切都是皇上的計謀,他征求過我的意見,他原先是執意要收拾那女人的,隻是不知道為什麼,現在竟全然相信了她,甚至,還出爾反爾,把封公主的聖旨改為封皇貴妃,傳出去,隻怕朝臣都要笑話了。”

溫意沉默,雖然宋雲謙之前想過要查可兒,但是,他是狠不下心來處置可兒的,他一直都在猶豫,有些事情都很清晰了,但是他視而不見,寧可自己騙自己,企圖拖延。他對可兒的感情,相信勝於親兄妹。又或許,他心底其實是喜歡可兒的,隻是他一直欺騙自己,以為是兄妹之情。隻是這些,誰又能知道呢?再說若無愛意,怎會她這麼蹩腳的戲碼,他都會上當?

心酸得很,刺痛在心底不斷地擴大。離開的念頭,再一次萌生。而在今日早上,她還覺得自己的離去會對他造成傷害,如果他真的是愛上了可兒,那麼,自己的擔憂是多餘的,他或許會難過一陣子,但是,絕對不會像上一次那樣了。

猜你喜歡
上門龍婿
1866 人在追
葉辰是所有人都瞧不起的上門女婿,但冇有人知道他的真實身份卻是頂尖家族的大少爺,那些瞧不起他的人,終究要跪在他的麵前,誠惶誠恐的叫他一聲爺!
無上神帝
367 人在追
萬千大世界,強者如林。 一代仙王牧雲,重生到一個備受欺淩的私生子身上,誓要攪動風雲,重回巔峰。 蒼茫天域,誰與爭鋒? 諸天萬界,我主沉浮! 這一世,牧雲註定要掌禦萬界,鬥破蒼穹!
都市極品醫神
1260 人在追
【火爆爽文】五年前,廢物葉辰猶如地上蠕蟲般被人恥笑!但是五年後,他帶著一百位上古大能回來了!吊打一切,誰與爭鋒!
傾世醫妃要休夫
第174章柔妃的猜忌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