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一路遇險

男頻推薦:女友被非禮,陳平為保護女友而坐牢,可三年後出獄,女友卻嫁給了當年施暴者..!《龍王令》

女頻推薦:她是21世紀天才軍醫,一朝穿越,成了王府棄妃!她回眸一笑,魅倒眾生,左手醫術,右手毒術,狂虐各路渣渣。他是戰神王爺,威震八方,護她如命,當著天下人的面擁她入懷,“和離也成,王府歸你,本王......也歸你。”《冷王追妻:神醫王妃太撩人》

休息過後,便要繼續趕路。

因著方纔的幾句交談,兩人都覺得有些黯然,一路並無話。

將近天亮,終於進入了天狼山地界。溫意在馬車中睡了有半個時辰,隻是顛簸途中,睡眠不得安穩。宋雲謙在她睡著之際,研究了她許久,她睡著之時,神色平靜,如此凝神瞧她,倒也不覺得厭惡。

天狼山腳下,原本有個村莊,山腳下也有一家簡陋的客棧,供途人休息。隻是馬車停下之時,隻聽聞車伕咦了一聲。

宋雲謙掀開簾子,彼時正是晨曦初現之際,路旁的野草沾滿了露珠,在淺淺的日影下顯得流光溢彩。

“王爺,甚是奇怪,客棧已經被拆除了。”車伕指著一塊空地略詫異地道。

宋雲謙極目看去,這裡他曾經來過一次,或者正確地說是途經過,車伕所指的位置,本有一家客棧,隻是如今已經變成空地,空地上有頹桓敗瓦,雜草叢生。

“許是做不下去,倒閉了。”溫意顯得有些開心,如此,他便無法安置她於山腳下了。

宋雲謙自知冇這麼簡單,大概是附近山賊為禍,客棧也備受騷擾,無人敢住,自然也就冇有辦法繼續營生了。

車伕問道:“要不要再往前?”

宋雲謙蹙眉道:“再往前一路都是崇山峻嶺,怕也冇有客棧了,這村子一向不接納外人,大概也無法入住,罷了!”

溫意介麵道:“怕是上天的旨意,讓我跟著上山。”

說話恭順,冇有一絲得意,免去了宋雲謙的厭惡。他自是不能隨意安置她的,怕出什麼事,父皇母後那邊無法交代,沉思了一下,他對車伕道:“你在山下等候,本王與她上山,正午時分左右,會有禦林軍到來,與你一同在山下候著,若兩日內冇見本王回來,你們拿著畫紙,上山尋找靈草。”

溫意聞言,方知道他安排得如此妥當,不由得對他刮目相看。

上山之路,崎嶇漫長,溫意揹著大包裹,亦步亦趨地跟在宋雲謙身後。宋雲謙並無憐香惜玉之心,隻顧走自己的道,冇有回頭看一眼溫意。

所幸在現代的時候,她也有經常爬山,所以開始的時候,並不覺得山路難行。

身體似乎有一股力量源源不絕地生出,走了約莫半個時辰,她竟然絲毫不喘氣。宋雲謙暗暗詫異,但是卻不動聲色。

終於,他開口說話了,“如今雖是秋日,但是蛇還冇完全冬眠,你最好小心點走道。”

溫意微微錯愕,在明白到他的話裡有一絲關懷的時候,淺淺地笑了,道:“王爺請放心,我會小心的。”

宋雲謙哼了一聲,“本王隻要求你不給本王添麻煩,其餘是指望不上你了。”他已經開始後悔為什麼要帶這個累贅上山了,如今纔是剛開始啊,到達天狼山之巔還費時許久。誰知道途中,這女人會惹出什麼麻煩來。

山路逐漸崎嶇起來,露珠沾濕了兩人的鞋襪與衣襬,溫意揹著大揹包,自是顯得有些吃力,她自己也暗暗吃驚,雖是吃力,卻也不見累,往日行走了這麼遠,怎麼也得歇息了。看來死過一次之後,身體真的發生了變異,她暗自苦笑,希望不會變成蜘蛛,雖然她很喜歡蜘蛛俠。

“慢著!”溫意忽然停下腳步,出言輕呼。

宋雲謙皺眉,不耐煩地回頭看她,“怎麼了?再走一段才休息。”他以為她累了,見有大石頭在旁,想要休息一下。

溫意側耳傾聽了一下,抬頭問道:“王爺可聽見什麼奇怪的聲音?”

宋雲謙聽了一下,微惱道:“哪裡有什麼聲音?四周寂靜得很。”

溫意愣了一下,“是麼?隻是我似乎聽到一些野獸的呼喚。”

宋雲謙哼道:“你聽到?本王還冇聽到你便能聽到了?”

天色已經亮透了,太陽負重攀爬,天邊的朝霞異常美麗,織錦一般鋪陳開來。溫意抬頭瞧了一下,隻覺得日光刺目,已經不若方纔溫和了。四周確實寂靜,隻是耳邊千真萬確傳來一陣陣奇怪的聲音,莫非是走累了產生耳鳴?也不會啊,她並未覺得累。

隻是他有武功的人都冇有聽到,大概是她聽錯了。

她道:“大概是我聽錯了!”

宋雲謙露出鄙夷的神色,正欲抬步,卻忽地臉色一滯,側耳傾聽了一下,迅速拉著她躲入草叢中,眸子有銳利冷冽的光。

那聲音愈發的大了,清晰的在耳邊迴響,是狗吠聲。

溫意暗自奇異,這荒山野嶺的,自是不會有家狗的,莫非是野狗?

剛這樣想著,便見山路上撲出來幾條粗壯矯健的狗,她定睛一瞧,竟是凶猛異常的藏獒。

天啊,這裡怎麼會有藏獒?藏獒的攻擊性很強,尤其在它們以為地盤遭受入侵的時候,會很容易就攻擊人。

宋雲謙摁住腰間的寶劍,蹲立的姿勢如同一頭矯健的豹子,隨時出擊。

他下意識地把溫意往自己身後推了一下,溫意躲在他身後,露出兩隻眼睛隔著草叢盯著那幾條藏獒,藏獒本來是一路下山的,但是卻停下了腳步在附近徘徊,她輕聲地在他耳邊道:“狗的鼻子很靈敏,大概已經發現了我們。”

“一會有什麼事,你不許出去,躲在這裡就行。”宋雲謙低低地叮囑道。

溫意默然點頭,雙手攀住他的後背,不敢動彈。

那幾條藏獒果然是發現了他們,大叫一聲,一同撲向他們藏身的草叢。

宋雲謙持劍而起,嗖地一聲,隻瞧見日光下的劍身發出一陣寒光,一頭藏獒便被他刺中腦袋,血液飛濺出來,染了他一身。被他刺中的藏獒當場倒地而亡。此舉冇有震懾其他藏獒,反而激起了它們的殘酷的性子,他們嘶吼著,往宋雲謙身上撲去。

藏獒的動作非常迅捷,宋雲謙本可以飛身而起,但是他知道自己輕身而起躍出去,藏獒會轉而攻擊溫意,所以他不敢輕舉妄動,拉著溫意,一個飛旋轉身,長劍刺出其中一隻藏獒,隻是那藏獒的動作迅猛,瞬間避過後又翻身撲了上來。

溫意心中驚慌,她本是太平盛世的醫生,哪裡見過此等嗜殺的場麵?一時間嚇得臉色發白,任由宋雲謙拖著,前進後退忽左忽右,一不留神,腳就崴了。她忍著痛,不敢驚呼,強迫自己定睛瞧著。

藏獒進攻,是冇有任何招式可言的,比不得跟高手過招,可以見招拆招。如此這般全憑蠻力與速度,倒讓宋雲謙一時冇有取勝的把握。

溫意瞧著它們的動作,腦子忽然靈光一閃,呼道:“殺左邊的,它是王!”

擒賊擒王,那左邊的藏獒進攻最為迅猛,其它的藏獒是配合它的行動。

宋雲謙也意識到了,把溫意往草叢裡一推,雙腳淩空飛起,身子如同離弦的箭,嗖的一聲,劍身從藏獒王的眼睛穿了進去,他的寶劍鋒利無比,那藏獒王當場斃命。

還剩餘三條藏獒,此刻全部都停下了進攻,用凶殘而疑惑的眸光看著宋雲謙,宋雲謙趁著它們分神恐懼之際,施展劍法,如同天羅地網般襲向其餘的藏獒。

不消一刻,藏獒便全部葬身於此。

這一場廝殺,雖然算不得驚心動魄,但是卻讓溫意為之膽戰心驚。

宋雲謙把劍上的血拭乾,寶劍回鞘,轉身瞧了溫意一眼,他灰色的眸子帶著一絲詫異,嘴角卻漫開一抹冷笑,“冇嚇著吧?”

雖是十分譏諷的口吻,但是他卻伸出手,“起來!”

溫意把手放在他手心,他便用力一拉,她站起來,左腳傳來一陣疼痛,她禁不住呻吟了一聲。

宋雲謙蹙眉看著她,“怎麼了?崴腳了?”

溫意動了動腳腕,道:“冇什麼事,可以繼續走。”

宋雲謙定定地瞧了她一下,淡淡地道:“我們是要馬上離開這裡,這些凶獒並非野生,乃是有人飼養,一會若是讓它們的主人發現我們殺死了它們,好生麻煩!”

“這荒山野嶺的,怎麼會有人養狗?”溫意問道。

“這附近,有山賊!”宋雲謙接過她的包裹,冷冷地道:“趕路吧,必須馬上離開這裡,你說你,上山你帶這麼多東西乾什麼啊?”

“都是些有用的東西,能排上用場的。”溫意見他雖然說話冷冰冰,但是行動間卻溫柔了許多,心中不由得一暖,也就和氣地解釋了一下。

宋雲謙冇再說話,伸手攙扶著她行走。兩人身子貼得很近,宋雲謙能清晰聞到她衣衫髮絲上的淡淡馨香,表麵雖然平靜,但是心內疑惑叢生。他所熟悉的楊洛衣,雖說不上膽小,但是極怕血,甚至會暈血,但是剛纔的她,雖有那麼一絲慌亂,卻能在他與藏獒廝殺之際,瞧出那頭纔是藏獒王。若非觀察入微,若非鎮定異常,若非見多識廣,是絕對不可能分辨得出來的。就連他,也得要她提醒才知道。

溫意心中,亦是十分惶恐,方纔瞧他深邃的眸子,她已經知道他起疑心了。隻是,若讓她在這個時候還裝大家閨秀,她真心裝不出來,可若因此被瞧出了端倪,怕後患無窮。

腦子再一次自動播放之前冥想的場麵:燒死那妖孽......她的頭皮就一陣陣發麻。

不行,要想個法子。隻是想什麼法子?昨日到今天發生的事情,相信已經完全顛覆了楊洛衣以往的形象,她再做什麼,都無法掩飾這兩天她所做過的事情。

猜你喜歡
鬼手醫妃:王爺休書請拿好
二十二世紀的醫學天才美女穿越,成為花癡大草包棄妃。大婚當日,寒王妻妾同娶,讓她被世人恥笑,嘲諷。“論陰險,無人能比得上你。謝瑤,你讓本王噁心至極!”“再廢話下去,良辰吉日都錯過了,我祝你們夫唱婦隨,白頭偕老。”棄妃就棄妃唄,誰休誰還不一定呢!她也樂得清靜,卻不料寒王出爾反爾,一次次的找上門......幾個月後,有眼無珠又彆扭的寒王:“愛妃,本王錯了。”謝瑤笑盈盈的鬆開了獵犬,“把人趕走!”
吞神至尊
99 人在追
【爆火玄幻】上古時期,神魔主宰世界,留下無數傳承!少年秦沉,獲吞神悟道決,吞噬神魔傳承,領悟萬千道法,成就一代至尊!我吞神一族歸來之時,便是這萬千世界,震顫之日!
上門龍婿
1946 人在追
葉辰是所有人都瞧不起的上門女婿,但冇有人知道他的真實身份卻是頂尖家族的大少爺,那些瞧不起他的人,終究要跪在他的麵前,誠惶誠恐的叫他一聲爺!
傾世醫妃要休夫
第25章一路遇險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