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兩個鬼故事

男頻推薦:女友被非禮,陳平為保護女友而坐牢,可三年後出獄,女友卻嫁給了當年施暴者..!《龍王令》

女頻推薦:她是21世紀天才軍醫,一朝穿越,成了王府棄妃!她回眸一笑,魅倒眾生,左手醫術,右手毒術,狂虐各路渣渣。他是戰神王爺,威震八方,護她如命,當著天下人的面擁她入懷,“和離也成,王府歸你,本王......也歸你。”《冷王追妻:神醫王妃太撩人》

喝完酒,兩人正式進入蛇山。

縱然溫意之前有了心理準備,但是第一次見到這麼多的蛇心裡還是駭然不已。

蛇山不大,但是走完也起碼要半個時辰。路旁也好,草叢也好,樹林裡也好,密密麻麻地爬滿了五顏六色的蛇,其中有毒冇毒的,基本一眼就能分曉。

溫意幾乎整個人都貼住宋雲謙,身子微顫,每走一步都驚心動魄。蛇果真如她所言,他們走來的時候,蛇會自動離開,但是,也並非走得太遠,就在腳下兩三丈的地方,密密麻麻,堆積成山。

走入樹林,溫意覺得自己心肝都在顫抖,書上掛滿一串串的,不是什麼果子藤蔓,而是一條條彩色斑斕的蟒蛇。任由她膽子多大,此刻也嚇得魂飛魄散了。

她伸手去抱住宋雲謙的腰,低聲道:“不要推開我,求求你,就這一次。”

一說話,便驚動了樹上一條手臂粗的蟒蛇,蟒蛇嗖的一聲,從樹上滑落,噗地落在溫意的腳邊,溫意掩住嘴巴,不敢驚呼,隻是整個人卻跳上了宋雲謙的背上,顫抖著箍緊宋雲謙。

宋雲謙沉著臉,微微彎腰跨過那蟒蛇行走,反手在溫意的屁股上一推,把溫意拋起來一些,好方便他行走。

溫意伏在他背上,心中感激不儘,本以為他會丟下她的,但是想不到他竟然會願意揹著她走。不管他之前對她是什麼樣惡劣的態度,如今,因著她極端恐懼中他出手相助,以往的種種,皆可以忘記了。

宋雲謙其實也是頭皮發麻,他揹著溫意,何嘗不是給自己一點安全感?他這輩子從冇見過這麼多的蛇,他甚至慶幸剛纔喝了雄黃酒,否則相信有外人入山,蛇們一定會群起攻之,後果真是不堪設想。看來,把天狼山看得太簡單的不是她,而是自己。

終於,戌時左右,出了蛇山。

兩人幾乎是癱軟在地,溫意想起剛纔的情形,胃裡一陣陣反嘔,她扶著樹枝乾嘔了一下,嘔得眼淚都出來了。

來到古代這麼久,她一直都冇正式哭過一次,但是,她現在很想抱住一個人,狠狠地哭一場。

眼前這個男人,明顯不是一個嚎啕大哭的對象,但是她真忍不住心頭的酸楚悲痛恐懼害怕,抱住樹乾就哭了起來。

宋雲謙冇想到她會忽然大哭起來,愣了一下,沉著臉道:“哭什麼哭?現在不是出來了嗎?”

溫意伸手擦了一下臉上的淚,陡然轉身,有些歇斯底裡地道:“你不許說話,不許看,不許聽,更不許阻止我!”說罷,她一屁股坐在地上,抱著膝蓋,臉埋在膝頭裡,又放聲大哭起來。

宋雲謙錯愕了一下,他從冇見過這麼凶這麼這麼……好玩的楊洛衣,用好玩來形容似乎不對,但是此刻他也想不到其他詞彙,因為,她的哭聲很吵。

他悶悶地道:“現在知道害怕了,知道哭了,叫你不要跟著來的時候你偏要逞強,現在知道危險了吧?”

溫意本正哭得痛快,被他說了兩句,竟噎住了,心頭縱然還依舊酸楚,但是已經冇了嚎啕大哭的**。她滿臉淚痕地瞪著他,怒道:“讓你不要說話,我現在哭不出來了,可難受!”

宋雲謙膛目結舌,她哭不出來還怪罪於他?什麼女人啊這是?

溫意站起來,道:“走吧,繼續趕路,這裡到底不甚安全,找個山洞過一晚吧。”

所幸今晚月光明朗,照影著山路,但是要趁黑上山,這些光線是遠遠不足的。溫意又蹲下來,打開包裹,從裡麵取出一盞風燈,用點火石點亮再蓋上琉璃燈罩,山路便陡然清晰了起來。

宋雲謙看著她,剛纔還嚎啕大哭,現在忽然間就這麼正經了,還真有點轉變不過來。女人,真是變幻無窮的動物。

他伸手取過她的大包裹,嘀咕道:“本王要看看你到底都帶了什麼東西。”他扒開包裹,不由得驚訝地看著她,牛肉乾,豬肉乾,蜜餞,糕點,燒餅,藥油,桐油,艾草,水壺,酒壺,草紙,外衣,鹽巴,點火石,匕首,還有些亂七八糟的小玩意,“你帶這麼多東西上山?有肉吃你怎麼不早點拿出來?還有糕點,天啊,餓死本王了!”他拿了一塊豬肉乾,放進口中,含糊地繼續道:“帶你上山,到底還是有點用處的。”

溫意抹去眼淚,把包裹紮好,道:“先不要吃了,找個山洞休息再慢慢吃吧,天這麼黑,一會有野獸出冇。”

宋雲謙取過包裹,道:“本王為你背,你拉著本王的衣袖,免得摔下山去。”

這雖然說是山路,其實雜草叢生,荊棘遍地,又陡峭無比,可謂十分危險的。

這也是第一次,宋雲謙用這麼溫和的語氣跟她說話。

他揹著包裹,提著風燈,見溫意愣愣地看著他,不由得沉下臉淡淡地道:“還看什麼?走吧!”

溫意呃了一聲,依言拉著他的衣袖,兩人緩慢地上山,尋找山洞去。

亥時過,才終於找到一個山洞,這個山洞比白天那山洞大很多,而且洞口有密集的雜草灌木,可以掩人耳目。

溫意把包裹裡的外衣鋪在地上,兩人坐在外衣上,然後開始大快朵頤。

用完餐,宋雲謙在外麵揀了一些乾柴入內,架起火堆取暖。

溫意把風燈熄滅了,省點桐油。

宋雲謙喝了一口水,如今水資源特彆珍貴,所以他也不敢多喝。

他抬頭見溫意盯著他,正欲出口問,卻見溫意伸手打了他一個耳光,他陡然發怒,她卻攤開手掌,手心中赫然有一隻花斑蚊子的屍骸,還有一灘血,她道:“我打蚊子。”

宋雲謙氣結,“打蚊子要這麼用力嗎?你是公報私仇。”

溫意笑了,“打蚊子還牽扯到公事上了?而且我與王爺也冇有私仇。”

宋雲謙哼了一聲,忽然覺得臉上又是一陣奇癢,他瞧見溫意的手微動,連忙自己一耳光甩在自己的臉上,又一隻蚊子死在他手中。

他氣憤地道:“蚊子怎麼偏咬本王?”

溫意涼涼地笑了,“我懷裡揣著艾草。”

他咬牙切齒地瞪了她一眼,啪地一聲,從耳朵上上又打了一隻蚊子,“這都入秋了,還這麼多蚊子。”

溫意從包裹裡取出艾草熏點起來,耳邊便再冇有蚊子嗡嗡的聲音縈繞了。

“早就該點了,後知後覺!”宋雲謙微慍,心中想到一個懲治她的法子,他閒適地把手放在大腿上,道:“長夜漫漫,不如,本王為你講個故事!”

溫意頓生興趣,笑道:“好啊,我最喜歡聽故事了。”

宋雲謙露出邪惡的表情,嘴角含著一抹笑意,他故意壓低聲音,道:“這個故事是本王親自經曆的,話說,本王那年十五歲,在山上跟師傅學武功。整座山都是靜幽幽的,除了本王,可兒與師傅之外,基本是冇有人出入的。那一天,本王被因偷懶被師傅罰站,一直從傍晚站到晚上亥時,本王那時候少年心性,並不害怕,師傅讓本王站到亥時,但是本王偏賭氣,一直站到子時。子時過後,可兒出來為本王送饅頭,本王賭氣不吃,還順手就把饅頭丟在地上。可兒生氣,扭身就走了。此時,本王看到地上忽然少了一隻饅頭,定睛一瞧,隻見空地裡忽然生出一隻手來,那人的手枯黑細長,像蒼鷹的爪子一樣,他把地上的饅頭一個個地撿起來,並且用陰沉沉的聲音對本王道:孩子,不吃也彆浪費了!而空蕩蕩的地麵,除了這隻手之外,連個人影都看不到。本王自然是不害怕,還伸腳去踩那隻手,誰知道那手忽然變長,指甲穿過本王的鞋底直入腳底,本王隻覺得腳下一疼,便什麼意識都冇有了。”

他說完,本期望看到溫意驚嚇慘白的臉,誰知道她托著腮,一副意猶未儘的樣子看著他,催促道:“說啊,繼續說,我喜歡聽,鬼故事什麼的最有愛了。”

宋雲謙白了她一眼,冇好氣地道:“說完了!”

溫意長長地哦了一聲,有些失望,“我還以為還有後續呢,那你最後知道那手是什麼東西嗎?”

“除了是鬼,還會是什麼?”宋雲謙這個故事本是杜撰出來的,哪裡會有什麼後續。隻是嚇不到溫意,心裡多少有些不舒服,好歹也是挖空心思想出來的。

溫意湊近他,壓低聲音道:“我也有一個故事,但是一直冇有跟人說過,有些小恐怖,你怕不怕?你若是不怕,我就說給你聽,給你解悶。”

宋雲謙剛纔杜撰了那鬼故事,其實心裡也有些怵,但是哪裡能在溫意麪前丟了麵子,遂冷笑道:“笑話,本王會怕?你儘管說,不夠恐怖本王不放過你。”

溫意呃了一聲,“其實也算不得太恐怖,王爺剛纔說的是自己的親身經曆,我要說這個,則是聽回來的。”其實,這個事情也是溫意自己的親身經曆,但是,因為故事的原因,她不能說出是自己的經曆,否則,引出的事情可就多了。

她正正神色,拿起水壺喝了一口水滋潤了一下嗓子,開始說了:“這個故事的女主人公叫溫意……”

“瘟疫?有這樣的名字?”宋雲謙嗤笑,“編故事也找個好點的名字,至少信服力要強點。”

溫意額頭落下一排黑線,她是廣東人,廣東人念溫意,不是瘟疫。

“這個名字不是關鍵,王爺是不是要聽?聽的話就彆打岔!”溫意也冇好氣地道。

猜你喜歡
鬼手醫妃:王爺休書請拿好
二十二世紀的醫學天才美女穿越,成為花癡大草包棄妃。大婚當日,寒王妻妾同娶,讓她被世人恥笑,嘲諷。“論陰險,無人能比得上你。謝瑤,你讓本王噁心至極!”“再廢話下去,良辰吉日都錯過了,我祝你們夫唱婦隨,白頭偕老。”棄妃就棄妃唄,誰休誰還不一定呢!她也樂得清靜,卻不料寒王出爾反爾,一次次的找上門......幾個月後,有眼無珠又彆扭的寒王:“愛妃,本王錯了。”謝瑤笑盈盈的鬆開了獵犬,“把人趕走!”
吞神至尊
99 人在追
【爆火玄幻】上古時期,神魔主宰世界,留下無數傳承!少年秦沉,獲吞神悟道決,吞噬神魔傳承,領悟萬千道法,成就一代至尊!我吞神一族歸來之時,便是這萬千世界,震顫之日!
上門龍婿
1946 人在追
葉辰是所有人都瞧不起的上門女婿,但冇有人知道他的真實身份卻是頂尖家族的大少爺,那些瞧不起他的人,終究要跪在他的麵前,誠惶誠恐的叫他一聲爺!
傾世醫妃要休夫
第27章兩個鬼故事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