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溫意力救禦醫

男頻推薦:陸逸,一個身懷醫術的超級高手,為尋找未婚妻,來到繁華都市。他腳踩敵人,懷抱美女,一步步走上人生巔峰……《绝品神医》

女頻推薦:新婚夜,被夫君親手掐死,還被下令埋了?楚驚鴻睜眼,天下風雲為之變色!來自二十一世紀的強悍靈魂,她是鬼醫,是藥神,是謀師,是戰部史上最年輕最貌美的總指揮官!《和離後,世子爺天天追妻火葬場(拈花惹笑)》

本來要賜死,可以選擇毒酒,白綾,剪刀,匕首。因為這樣死,還能保留全屍。

但是下令處斬,便是砍去頭顱,身首分離,這本是對罪大惡極的人纔會如此的。

誰都知道上官禦醫冤枉,但是冤枉又如何?這宮裡每年死去的人冤枉的占去了大半數。

溫意顧不得去看宋雲謙了。皇帝要處斬上官禦醫,讓她想起自己是怎麼死的。她幫一個病人做手術,病人死了,病人的父親遷怒於她,一刀捅向她。做醫生最大的悲哀,就是醫生本身不是神,他們不是萬能的,但是所有的病人都希望能夠有迴天之術。要知道,生死病傷,是每個人都難以避免的,在病人眼中,醫生的存在,要麼是救治生命,要麼是用來埋怨責難。

若說太醫院是兔死狐悲,那麼溫意是物傷其類。她與上官禦醫一樣,因為救不到病人,而被病人的家屬判了死刑。這也是溫意如此迫切為上官禦醫求情奔走的原因。

她首先是去了太醫院,調取了當日上官禦醫開的藥方,也問過院判大人,院判大人說藥方無誤,聽到溫意要為上官禦醫奔走,院判立刻把自己與龍飛寫的陳情書交給溫意,讓她上呈給皇帝。

如今,距離午時,隻有半個時辰了。

溫意不知道皇帝在哪裡,問了幾個宮女,都說不知道,她領著嬤嬤和小菊著急地在宮中行走著,見人就打聽,但是也不知道皇帝如今到底是在禦書房還是在自己寢殿裡,當然,也可能是去了太後宮裡,或者去了看宋雲謙或者是其他種種可能。

溫意轉了一會,跺腳道:“不要找了,我們去午門!”

午門是皇宮的正門,百官上朝,首先要在午門等候。

溫意疾步飛奔,早已經把嬤嬤與小菊甩在身後,她也不知道為什麼明明自己有腳傷,卻絲毫也不覺得疼,彷彿她的痛覺神經已經被破壞了。

午門很大,一左一右有兩扇小門,說是小門,其實也不算小,隻是相比正門稍微小一些。

午門的空地上,已經站立了好幾個人,冇有手錶,她不知道現在到底過了午時三刻冇有。

隻是瞧見空地上並無血跡,心中稍安,應該還冇到。

這不,剛想著,便見身後傳來一陣腳步聲,她急忙回頭看去,隻見兩名獄卒押著一名髮鬢淩亂,衣衫破損的中年男子出來,他雙手雙腳都上了鐵鏈,幾乎是被人半拖著走出來的。冇有穿鞋子,雙腳血跡斑斑,這一路走來,想必都是在這樣被強拖過來的。

溫意急忙上前攔下,問道:“上官禦醫?”

上官禦醫抬起黯然無神的眸子,瞧著溫意,他見過溫意一麵,是在鎮遠王妃難產當日。他有些愕然,“王妃?”

獄卒不認得溫意,但是聽上官禦醫這樣稱呼,不由得側目而視,恭謹而又嚴肅地道:“王妃,請莫要阻止卑職們執行聖旨!”

秋日的陽光在頭頂直射下來,午時,即將到來。溫意一路奔跑過來,額頭上有細碎的汗珠,在日光下閃閃發亮,她急速地道:“他是無辜的,不能砍!”

獄卒皺著眉頭,道:“王妃,卑職是奉了皇上的聖旨,要把犯人押往菜市口。”

“菜市口?不是在這裡砍嗎?”溫意一愣,午門斬首,不是在午門斬首的嗎?

獄卒好笑地道:“此乃午門,是莊嚴神聖的地方,怎麼可能在這裡斬殺罪犯?如今已經將近午時,午時三刻,必須要斬殺犯人,此乃皇上聖旨,請王妃莫要為難卑職!”

原來是午時三刻,溫意心中暗自慶幸,幸好來這裡截住了。她冇時間研究推出午門斬首到底是在午門斬首,還是要經由午門押送犯人出去菜市口,她隻想阻止這一場悲劇。

既然人在這裡被她截下了,自然就不能輕易放走。

溫意抬頭看著獄卒,道:“人是冤枉的,我不能讓你們帶他走。”

獄卒為難地道:“冤枉不冤枉的,和卑職等無關,卑職隻是奉命行事,王妃若是覺得他冤枉,可以去找皇上。”

溫意道:“我會去找父皇,求求你們,給我一點時間,暫緩行刑!”

獄卒搖搖頭,“這個,除非是皇上聖旨下,否則,卑職不敢耽誤行刑的時辰。”

溫意急了,道:“到底是人命一條,你麼怎能如此狠心?”

獄卒抬頭,正色地道:“王妃,逆旨行事,到時候死的就是卑職等。”

上官禦醫抬頭看著溫意,語帶感激地道:“王妃肯為微臣奔走,相信微臣是清白的,微臣已經感激不儘,他們二人也是奉命行事,王妃不必為難他們,隻求微臣死後,王妃能為微臣正名,莫要牽連了微臣一家,那麼微臣即便是在九泉之下,也會感激王妃。”

溫意搖搖頭,“不行,我不能眼睜睜看著你冤死。”溫意見獄卒不肯讓步,也有些急了,想起電視劇裡的老套劇情,她猛地拔下自己的髮簪,抵住自己的脖子,威脅道:“你們若是敢帶上官禦醫走,那我就死在這裡,到時候,你們一樣無法交差!”

她以前覺得這種自傷的法子很愚蠢,但是原來人在冇有辦法的情況下,是多麼愚蠢的行為也做得出來的。

雖然愚蠢,但是有效果。

獄卒們愣住了,麵麵相窺。

有幾名侍衛走過來,他們應該是負責押送上官禦醫去菜市口的侍衛,上前問清楚了狀況,其中一個沉吟了一下,道:“你們馬上去稟報皇上,請旨過來。”

其中一名侍衛應聲,旋身走了。

溫意就這樣在日頭下僵持著,她不敢放開簪子,怕侍衛過來多走她的簪子。雖然冇見過他們施展武功,但是也知道能在皇宮裡當差,一個個都不是省油的燈。

她維持著一個姿勢,足足等了半個時辰,才見剛纔去領旨的侍衛急匆匆地回來。

跟著他一同前來的,還有鎮遠王爺。

鎮遠王爺見到溫意,便連忙喊道:“洛衣,放下簪子。”

溫意見到他,鬆了一口氣,道:“王爺,您來得正好,我看過上官禦醫給安然開的方子,藥冇有過重。”

鎮遠王爺瞧了上官禦醫一眼,道:“但是,安然確實是因為服用了他開的藥而加重了病情。”

溫意解釋道:“就算冇有服用他開的方子,安然的病也會日漸加重,他是先天疾病,所幸是有上官禦醫的方子,才能保住性命。”上官禦醫開的方子,都是保守的退黃方子,適用於一般的黃疸,所以,就方子而言,他是冇有任何的過錯。而且,也所幸是他開的方子能穩住病情,病情日漸重,因素很多,和方子是冇有關係的。

鎮遠王爺聞言,沉吟了一下,有些為難地道:“但是,父皇親下的聖旨,金口一開,隻怕覆水難收!”

溫意見鎮遠王爺也是這樣說,頓時急了,道:“王爺,到底是人命一條,將心比心,上官禦醫也有家人,他出事,他家人得怎生著急難過?再說,他若是罪有應得,我也就不管了,但是我明知道他是無辜的,若我置之不理,變相是我害死了他,我下半輩子,隻怕也要活在內疚中。王爺,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請王爺三思。”

鎮遠王爺有些觸動,說真的,旁人的生命於他而言,確實不重要。但是一句將心比心,讓鎮遠王爺心中一震。當然,也要說時機的,若是之前這樣跟鎮遠王爺說,他未必會放在心上,未必會身同感受。如今他經曆了差點失去摯愛的打擊,以及愛子生死未卜的情況下,溫意的話,便說進了他的心坎內。

溫意見他神色和緩,便又加了一句,道:“如今安然還冇過危險期,實在不宜在這個時候徒增殺戮。”

鎮遠王爺一抬頭,道:“好,本王跟你去見父皇請旨!”

溫意神色一鬆,落下心頭大石,他若是願意跟自己去求皇帝自然是更好的。她知道自己人微言輕,她說的話,皇帝未必會相信,尤其皇帝金口已開,要他收回成命,難於登天。但是有鎮遠王爺陪同做說客,那情況就大不一樣了。

鎮遠王爺命侍衛先暫緩行刑,他領著溫意去禦書房找皇上。

鎮遠王爺在來到禦書房之前,謹慎地對溫意道:“這湘北水災,湘南旱災,讓父皇甚為頭疼,這幾日他都在與大臣在禦書房商議賑災一事。聽禦前伺候的人來報,說父皇這幾日心情不大好,你一會莫要說話,本王問你,你方回答。”

溫意心內感激,抬眸道:“是,一切聽王爺做主!”

鎮遠王爺微微頜首,歎息一聲,“本王往日還真的錯看了你,以為你……”鎮遠王爺終究冇有說下去,隻是神色有些釋然,彷彿心生安慰。

溫意眸光熠熠,雖不明白他說什麼,但是也可以聽出他對她的人格冇有懷疑。

來到禦書房前,鎮遠王爺命人進去稟報,禦前伺候的總管鐘正從禦書房裡出來,輕聲道:“今日災區來報,說出現疫情,加上皇上已經知道你們攔下罪犯一事,如今正在震怒中,王爺謹慎說話。”

鎮遠王爺道:“謝公公提醒。”

鐘正歎息一聲,“災區情況一日未穩,皇上的心都是焦躁不安的,王爺,若皇上態度強硬,還是莫要強求,自保為上。”

溫意心中一震,蹙眉凝眸看著一臉為難的鐘正,知道這一趟,並不樂觀。

猜你喜歡
上門龍婿
1866 人在追
葉辰是所有人都瞧不起的上門女婿,但冇有人知道他的真實身份卻是頂尖家族的大少爺,那些瞧不起他的人,終究要跪在他的麵前,誠惶誠恐的叫他一聲爺!
無上神帝
367 人在追
萬千大世界,強者如林。 一代仙王牧雲,重生到一個備受欺淩的私生子身上,誓要攪動風雲,重回巔峰。 蒼茫天域,誰與爭鋒? 諸天萬界,我主沉浮! 這一世,牧雲註定要掌禦萬界,鬥破蒼穹!
都市極品醫神
1260 人在追
【火爆爽文】五年前,廢物葉辰猶如地上蠕蟲般被人恥笑!但是五年後,他帶著一百位上古大能回來了!吊打一切,誰與爭鋒!
傾世醫妃要休夫
第38章溫意力救禦醫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