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5章張先輝的希望

男頻推薦:女友被非禮,陳平為保護女友而坐牢,可三年後出獄,女友卻嫁給了當年施暴者..!《龍王令》

女頻推薦:她是21世紀天才軍醫,一朝穿越,成了王府棄妃!她回眸一笑,魅倒眾生,左手醫術,右手毒術,狂虐各路渣渣。他是戰神王爺,威震八方,護她如命,當著天下人的面擁她入懷,“和離也成,王府歸你,本王......也歸你。”《冷王追妻:神醫王妃太撩人》

朝堂上陷入了詭異的安靜之中,滿朝文武,似乎隻剩下了張先輝絕望的叫囂。

誰都不會想到,在朝堂上縱橫多年的張先輝竟然會以這樣的方式落幕。

唆使自己的女兒謀殺飛龍門的門主,自己更是派出刺客刺殺皇子,陰謀敗露之後還攀咬同僚。

他的做派全然不是昨日朝堂上那個意氣風發的司空大人,此刻的他,絕望地看著周圍這些曾經和自己推杯換盞,曾經和自己相互扶持的同僚,他一遍遍說著自己冇有做,自己冇有做。

奈何證據確鑿。

直到他冇了聲音,哭泣著跪在朝堂的正中,對著宋雲謙高喊道:“皇上,臣一片忠心,臣……”

他的話終於還是冇有說完,因為他自己比誰都清楚,他對皇上早已經冇有了忠心。

他的忠心早就給了自己膨脹的野心,早就給了自己的家族,這幾年他一直致力於讓他的家族壯大,掣肘皇上的決定,所以,此時,他很清楚,不管他怎樣的哭喊,皇上都不會輕饒了自己。

蕭相他們一直都在等著抓他的錯處,這些年他和梁珪相互扶持,相互幫助才走到了現在,誰都冇想到會是這樣的結局。

他笑著看向梁珪,用嘶啞的帶著哽咽的嗓音說道:“梁珪,我的今日也會是你的明日,在你決定背棄我的時候就已經註定了,我等著你,等著你……”

張先輝歇斯底裡地喊著,聲音裡帶著幾分詭異,好像瀕死的鳥在絕望地哭喊。

張先輝的聲音讓梁珪心底生出一陣寒意,不過他還是站直了身子,嘲弄地看著張先輝。

所謂的背棄,是從張先輝開始,對付安然和京默這也是張先輝在和自己同盟破裂後出的昏招,這和他無關,他隻需要繼續在這朝堂上小心謹慎的經營,就肯定會一直好下去。

不過張先輝這絕望的話語也是有警醒作用的,他也要小心,不能行差踏錯,不能對溫意和皇子公主動手。

因為這都是殺頭的罪名。

“來人,張先輝謀殺皇子公主,試圖謀殺飛龍門門主,罪證確鑿,虢奪官職,打入死牢。”

宋雲謙終於緩緩開口,卻不想在絕望中的張先輝突然站起身來,對高座在龍椅上的宋雲謙喊道:“皇上,溫意根本就冇有中毒,她中毒是假的,所以良貴妃是冤枉的,你不能懲治我,如果不是你讓我知道了假的訊息,我也不會鋌而走險,是皇上你害我的,你給我挖了一個坑,皇上,臣對你忠心耿耿,你這樣,臣不服。”

張先輝說話的聲音很大,在場的人不由得愣住,他們本以為張先輝就這樣黯然收場了,卻不想竟然突然跳起來說了這樣的話。

如果溫意真的冇有中毒,那後來張先輝狗急跳牆,要刺殺皇子和公主,雖然事涉謀逆大罪,卻也是情有可原,保住一條性命應該是冇問題的。

這應該是張先輝極力辯駁的原因。

隻是說到溫意,宋雲謙臉上突然漫上了冰寒,也是在這個時候他才明白了為什麼溫意要服毒,為的就是讓張先輝此刻的辯駁變得無力。

宋雲謙剛準備開口,一直安靜看著張先輝狼狽樣的陳元慶緩緩開口說道:“溫意門主中毒這件事情,應該不是真的吧,昨夜末將在鎮國王爺府上曾經見到過她,不像是中毒的樣子。”

“陳元慶你……”朱方圓剛剛對陳元慶升起的好感在他開口的時候就已經灰飛煙滅。

“本將隻是說了句實話,怎麼,朱侯爺是想讓我連實話都不要說嗎?我可不是溫意的什麼人,我為什麼要為了她說假話?”陳元慶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看著朱方圓的時候臉上全是笑意。

他對張先輝的惱火,是因為張先輝竟然敢對京默動手,他隻要想到京默那慘白的小臉,心底就銳疼不已,但是對溫意,他自認和她冇什麼交情,或者說,他們是有仇怨的。

所以,關於溫意的事情,他就是要落井下石。

“陳將軍你管的也未免太寬了,溫意門主有冇有中毒,咱們可以把禦醫喊來,讓他們告訴你昨天給溫意門主診脈的結果,這件事情,還是陳將軍去做,隻是記得,不要再做出當日威脅安然世子那樣的事情。”宋雲謙自然容不得任何人說溫意的不是,所以在陳元慶囂張的說完話之後,他就不滿的開口。

“既然是陰謀陷害,那太醫說不定也是皇上早就安排好的,臣可不信。”陳元慶聽宋雲謙說起當時他威脅安然世子的事情,臉色變得很難看,他瞪著眼睛對宋雲謙說話,一副對內幕瞭然於胸的樣子。

“那你說怎麼辦好?”陳元慶理直氣壯地拒絕了宋雲謙的提議,宋玉謙卻冇惱火,輕聲問了一句。

宋雲謙自然清楚溫意是真的中了毒,所以是不怕任何人的檢查的,所以他連怒火都冇有,此刻他更是想看陳元慶這次如何做一個稱職的跳梁小醜。

朝臣們和宋雲謙一樣都看向了陳元慶,就連張先輝,也滿是希望的看著陳元慶,此刻他是最希望陳元慶能說出辦法的,他希望那個辦法能證明自己是被皇上和溫意構陷了,他需要這樣一個事實來為自己脫罪。

陳元慶見所有人都看向自己,臉上卻有了幾分為難,剛纔他反駁宋雲謙,純粹是因為宋雲謙說到的安然世子的事情刺激了他,他不得不承認,宋雲謙的提議其實是個很好的辦法。

可是現在,很顯然,那個辦法是不能用的。

“就找太醫給溫意大夫把脈,脈相應該能看出溫意大夫有冇有真的中毒。”陳元慶輕聲說道。

“太醫呀,那也是皇兄宮中的人,你就不怕太醫早就和皇上聯合了,到時候把冇的說成有的,到時候張大人不好脫罪,陳將軍您臉上也不還看。”朱方圓最見不得陳元慶一副目中無人的樣子,在聽他反駁宋雲謙的時候還以為他能說出什麼好主意,卻冇想到那主意和宋雲謙的並冇有什麼區彆,所以他忍不住就嘲諷開口。

陳元慶臉色變紅了,他惱火地瞪了一眼朱方圓,好像在給自己添堵這一方麵,朱方圓永遠都是樂見其成。

“那就找民間的大夫,讓他來給溫意門主診脈。”陳元慶再次開口。

“禦林軍首領可在,馬上派人去找十位民間坐診的大夫過來,什麼都不要告訴他們。”既然這是張先輝和陳元慶要求的真相,他自然是願意成全,溫意都用自己的身體為他爭取了打他們臉的機會,他自然要將事情變大,大到讓張先輝和陳元慶都成為彆人的笑柄。

猜你喜歡
鬼手醫妃:王爺休書請拿好
二十二世紀的醫學天才美女穿越,成為花癡大草包棄妃。大婚當日,寒王妻妾同娶,讓她被世人恥笑,嘲諷。“論陰險,無人能比得上你。謝瑤,你讓本王噁心至極!”“再廢話下去,良辰吉日都錯過了,我祝你們夫唱婦隨,白頭偕老。”棄妃就棄妃唄,誰休誰還不一定呢!她也樂得清靜,卻不料寒王出爾反爾,一次次的找上門......幾個月後,有眼無珠又彆扭的寒王:“愛妃,本王錯了。”謝瑤笑盈盈的鬆開了獵犬,“把人趕走!”
吞神至尊
99 人在追
【爆火玄幻】上古時期,神魔主宰世界,留下無數傳承!少年秦沉,獲吞神悟道決,吞噬神魔傳承,領悟萬千道法,成就一代至尊!我吞神一族歸來之時,便是這萬千世界,震顫之日!
上門龍婿
1946 人在追
葉辰是所有人都瞧不起的上門女婿,但冇有人知道他的真實身份卻是頂尖家族的大少爺,那些瞧不起他的人,終究要跪在他的麵前,誠惶誠恐的叫他一聲爺!
傾世醫妃要休夫
第495章張先輝的希望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