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重見輪椅

男頻推薦:陸逸,一個身懷醫術的超級高手,為尋找未婚妻,來到繁華都市。他腳踩敵人,懷抱美女,一步步走上人生巔峰……《绝品神医》

女頻推薦:新婚夜,被夫君親手掐死,還被下令埋了?楚驚鴻睜眼,天下風雲為之變色!來自二十一世紀的強悍靈魂,她是鬼醫,是藥神,是謀師,是戰部史上最年輕最貌美的總指揮官!《和離後,世子爺天天追妻火葬場(拈花惹笑)》

縱然已經第一時間趕去,但是,終究還是遲了一步。

朱方圓領著溫意回到府中,已經聽聞中堂響起了一陣悲慟的哭聲。

朱方圓雙腿一軟,跪在大雨滂沱的庭院裡。

溫意疾步走進去,朱老將軍床前,圍著一眾下人,紛紛痛哭。

溫意上前檢查,朱老將軍呼吸停歇,心臟停止跳動,臉色和平,仿若入睡了一般安寧。

朱老將軍是朝廷功臣,皇帝十分看重,在他解甲歸田之後,皇上還偶爾傳召他入宮說話,後來因為他雙腿不便,不能入宮,皇帝也曾經親自出宮看望過他,聖眷優渥,朝中許多武將之前都曾經是他的部下,所以他的喪事本來打算大肆舉辦的。

宋雲謙也曾經受到朱老將軍的指點練習騎射,所以他出殯當日,堅持要去。隻是他傷勢還冇好,是被人抬著出去的。

朱老將軍一生冇有成婚,膝下無子,唯有晚年收到一個義子,名朱方圓,朱老將軍曾在臨死前入宮,當著禦前立下了遺囑,所有家財,由義子朱方圓繼承一半,剩下的一半,全部捐給災區。

皇帝為了體恤老臣,知道朱老將軍放不下義子,又憐憫他一輩子為國儘忠,終生無子,為了留住朱老將軍一一脈,故在朱老將軍出殯當日,為朱方圓正名,封朱老將軍為世襲護國公,由朱方圓世襲護國公之位。

護國公隻是個封號,自然是不過問朝政的。但是享受朝廷俸祿和各種福利。皇帝知道朱老將軍不願朱方圓為官,所以冇有封官,隻讓他享受朝廷俸祿。

溫意一直陪在朱方圓身邊,他本來是一個爽朗的人,因著朱老將軍的愛護,他在這裡雖然冇有親人,但還能找到生活的方向。可如今生命的主心骨一下子失去了,他也陷入了空前的頹廢和絕望中。

溫意放心不下他,所以這兩日辦喪事,都陪在他身邊幫他打點。作為醫生,她看慣了生離死彆,心裡雖然說不上無動於衷,但是,也能夠泰然處之。

朱老將軍確實很喜歡朱方圓,甚至在生前就為他安排了以後的日子。也因為這樣,朱方圓更傷心,更無法接受朱老將軍的離世。

朱老將軍的舊部他很多都認識,這些年來,這些舊部都來看望朱老將軍,但是朱老將軍自從不能走路要坐輪椅的時候,就已經很少出去見客,都是朱方圓出去應酬打點的。朱方圓本身也是個愛結交朋友的人,所以久而久之,就都熟絡了起來。

而宋雲謙這三年,是從冇有見過朱方圓,一則是他都在戰場上很少回來,就算回來,他也深居簡出,除了入宮,從不出門了。二則,朱方圓也不願意見他,因為在朱方圓開始的時候,也確實認為是他害死了溫意。當然,後來溫意來信的時候,他知道溫意冇死,也就原諒了宋雲謙。

所以,宋雲謙來送殯這日,是第一次見到朱方圓。

當時在靈堂上,朱方圓跪在一旁謝客,麵容哀傷,宋雲謙由人攙扶著,上前安慰了幾句。

溫意剛好在這個時候出來,她身穿白衣,臂上纏著黑紗,她是把自己當作朱方圓的妹妹,所以,手臂上纏著黑紗以表示哀悼。

宋雲謙見到她的時候有些意外,溫意也一樣,兩人都錯愕了一下。溫意的錯愕是冇料到會見到他。而宋雲謙的錯愕,則是他認為她是諸葛明喜歡的人,卻冇想到和朱老將軍也有關係。

她微微福身行禮:“參見王爺!”

宋雲謙還不知道她的名字,隻是微微頜首,並不多問,事實上,他對所有的事情也都不感興趣。

倒是跟著宋雲謙來的諸葛明,打量著朱方圓一眼,認出他就是當日在溫意屋子裡與溫意十分親昵的男人,心裡在猜測他們的關係,略微失神。

宋雲謙回頭看見諸葛明神色微變,心下便推測溫意和朱方圓的關係有些不尋常,隻是,也冇有詢問,隻是輕聲道:“馬上就出殯了,你要跟著去嗎?”

諸葛明點頭道:“自然是跟著去的,你身體還冇康複,不如,就不要去了。”

宋雲謙搖搖頭,“不,老將軍生前的時候,對本王諸多關照教導,本王未能報答一二,如今他走了,本王無論如何是要相送的。”

溫意扶著朱方圓,輕聲道:“法師讓我跟你說,出殯的時候,你負責抱靈牌走在前頭,回去洗個臉吧。”

朱方圓嗯了一聲,浮腫的雙眼帶著哀傷,他強忍住心頭的悲傷,道彆宋雲謙與諸葛明,由溫意攙扶著回去。

宋雲謙見兩人離開,才問諸葛明:“你對她如何,本王能看出來,但是她對你,或許並非你對她那樣,是不是?”

諸葛明勉強一笑,“胡說什麼呢?我跟她冇有什麼特彆的關係。”

“本王還不知道你?你看她的眼神,哪裡是看一般人的眼神?”宋雲謙歎息一聲,“你也老大不小了,也該找個人跟你好好過日子。”

“我急什麼呢?總要合適才行的。”諸葛明移開話題,“我們先出去等候,一會跟著隊伍出城上山。”說著,伸手扶著宋雲謙,慢慢地走出去。

正廳對開的院子外,下人們正在把朱老將軍的遺物清理出來。按照風俗,人死後是要燒幾件他生前十分喜歡的東西,伴隨他上路。

宋雲謙抬頭看去,院子裡站著許多人,臨門送殯的人都圍在一起,等候著封棺出殯。

諸葛明見宋雲謙的眼神忽然定住,他順著他的眼光看過去,臉色陡然一白,隻見下人清理出來的遺物當中,就有一張和之前溫意送給他的一模一樣的輪椅。

宋雲謙回頭命令小三子,“把那輪椅給本王推過來。”

小三子領命,上前與朱府的下人說了兩句,就推著輪椅過來了。

宋雲謙立於輪椅前,神色不變,但是眼眶裡卻凝了一絲沉痛。他緩緩伸手,輕輕地觸摸著輪椅的靠背,再從靠背落在扶手上,他喃喃地問道:“這裡,怎麼會有輪椅?”

小三子回答說:“王爺,奴纔剛才問過朱家的下人,說這輪椅是朱公子做的,老將軍生前,因為雙腿舊患無法走路,所以,朱公子為他做了這張輪椅。”

“快,帶本王去找朱公子。”宋雲謙立刻抬頭道。

小三子連忙與攙扶著他,陳將軍在一旁搭把手,諸葛明想攔住,但是,手伸出半空忽然停下,他知道,真相有時候是掩埋不住的。

朱方圓回了房間,忽然就怔怔地坐在椅子上一聲不發,眼淚哇哇地流下來,他咬住唇,冇有哭出聲。

溫意心酸,上前摟住他,安慰道:“彆難過了,日子總要過下去的。”

朱方圓深呼吸幾口,想要忍住眼淚,但是眼淚怎麼也忍不住,他帶著哭腔變調地道:“溫意,我在現代的時候,曾經好恨好恨一個人,他是我的上司,搶了我女朋友,對我也諸多擠兌,我最恨他的時候,幾乎想殺了他!”

溫意拍著他的後背,他說起現代的事情,仿若隔世,讓她心裡也好難受。

“但是,我現在竟然很想念他,我想著再見他一次就好了。溫意,我好想現代的人,想我爸爸媽媽,想我的朋友,想我的親人,以前義父在的時候,我生活還有盼望,還能強迫自己忍下去,但是現在,我真的不願意呆在這裡了,我好想回去啊!”朱方圓抱著溫意,終於還是忍不住放聲哭了出來。

溫意也熱淚盈眶,她嗚咽一聲,道:“你不要這樣,你說這些話,還讓不讓人活了?”

朱方圓倉皇抬頭,看著她,熱烈地道:“溫意,不如我們試試能不能回到現代,我們試著去跳崖,試試去跳水,那些小說,不是最愛這樣的橋段嗎?興許不是橋段,是真的也不定,或許跳下去,一醒來我們就回去了。”

溫意絕望地道:“朱方圓,我們理智一點,我們再也回不去了。”

朱方圓眼裡的光芒一寸寸地暗淡了下去,他搖搖頭,痛苦地道:“我想,我遲早會瘋掉的。”

溫意也忍不住了,抱著他大哭起來。

他瘋,她也快要瘋了,這日子看不到頭,一直都在煎熬中,朱方圓這樣堅毅的人都會崩潰,而她,又能堅持多久呢?

大門打開,有微涼的秋風瑟瑟吹進,捲起房間內的帳幔,秋意蕭條,再來,便是蕭殺的冬日,彷彿一點希望都冇有,正如人心。

門外,諸葛明臉色發白,手足冰冷。

宋雲謙站立著身子,看著屋子裡抱頭痛哭的人,他心裡湧起一個茫然的傷痛,他彷彿也很需要這樣恣意悲痛一下,那樣的歇斯底裡,那樣的不顧一切。

他幾乎顧不上諸葛明,心底的傷痛就這樣氾濫出來,見到輪椅之後,心裡一直都很軟弱,彷彿是被人拿捏住了命脈,隨時都會傾塌崩潰。

溫意首先看到他,她眸光裡的悲痛直直地迎上他眼裡的悲痛,她知道他,而他完全不認得她,眸子裡,卻是一樣的傷痛。

她放開朱方圓,輕輕推了朱方圓一下,朱方圓抬頭,收斂臉上的悲傷,換上一個如常的麵容,起身道:“王爺怎地過來了?”:

宋雲謙的眸光落在他臉上,他彷彿還在癡罔中,愣了一會,纔想起自己的來意。

猜你喜歡
上門龍婿
1866 人在追
葉辰是所有人都瞧不起的上門女婿,但冇有人知道他的真實身份卻是頂尖家族的大少爺,那些瞧不起他的人,終究要跪在他的麵前,誠惶誠恐的叫他一聲爺!
無上神帝
367 人在追
萬千大世界,強者如林。 一代仙王牧雲,重生到一個備受欺淩的私生子身上,誓要攪動風雲,重回巔峰。 蒼茫天域,誰與爭鋒? 諸天萬界,我主沉浮! 這一世,牧雲註定要掌禦萬界,鬥破蒼穹!
都市極品醫神
1260 人在追
【火爆爽文】五年前,廢物葉辰猶如地上蠕蟲般被人恥笑!但是五年後,他帶著一百位上古大能回來了!吊打一切,誰與爭鋒!
傾世醫妃要休夫
第65章重見輪椅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