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為皇帝治病

男頻推薦:陸逸,一個身懷醫術的超級高手,為尋找未婚妻,來到繁華都市。他腳踩敵人,懷抱美女,一步步走上人生巔峰……《绝品神医》

女頻推薦:新婚夜,被夫君親手掐死,還被下令埋了?楚驚鴻睜眼,天下風雲為之變色!來自二十一世紀的強悍靈魂,她是鬼醫,是藥神,是謀師,是戰部史上最年輕最貌美的總指揮官!《和離後,世子爺天天追妻火葬場(拈花惹笑)》

溫意原先以為皇家一團和氣,至少,在皇位繼承人上不會有太多懸念,畢竟皇帝得力的就隻有兩個兒子,三皇子年幼,且天資愚鈍,加上三皇子的母妃出身低微,不可能被立為太子,那麼,眼下就隻有宋雲謙與宋雲罡兩人了。宋雲謙是皇後所出,是嫡子,而宋雲罡是容妃娘娘所出,是長子,這個皇位的懸念,無非就在立長還是立嫡。

“你皇兄,是想做皇帝?”溫意說出這句話,也有些心驚膽戰,她真不願意宋雲謙捲入皇位爭奪的漩渦中去,這一不小心就是萬劫不複。

宋雲謙呼了一口氣,“他如今未必是這樣想的,估計就是嫉妒心作祟,若早年本王被確立太子,他未必會有意見,如今,他與本王嫌隙已生,他是見不得本王好。再說,父皇今年才四十三,正值壯年,就算他想做皇帝,也不會這麼早打算。”

古代人早成婚,也早生子,皇帝十六歲得宋雲罡,宋雲罡今年剛好二十七,宋雲謙年幼宋雲罡一年,今年二十六,與皇帝相差不遠。

四十三歲,真心不是一個很老的年紀。

溫意輕歎一聲,“你最好早早跟你父皇表明心跡,你無意皇位,否則,這事兒還得不斷地發生。”

宋雲謙卻看著她,有些微怔道:“你的意思是不想本王做皇帝?”

溫意心中一驚,抬眸看他,“你想做皇帝?”

宋雲謙麵容沉著,眸光深沉,緩緩地道:“想與不想,都不在本王掌控範圍之內。出身帝皇之家,有些事情早已經註定了,就算本王不想做,外祖舅舅他們,也會力捧本王,這是本王的宿命,本王未必能逃脫。”

溫意悵然,心頭似乎有萬千亂緒,無法找出頭來。

她窺見他的心意,他,到底是有爭奪皇位的念頭的。

也好,以後失去她,終究還有三宮六院的女子陪著他,他會過得很美滿。

“你不高興?”宋雲謙觀察後著她的臉色,小心翼翼地問道。

溫意強擠出一抹淺笑,“不會,你有理想是好事。”

他握住她的手,輕輕地把她抱在懷裡,許諾道:“本王若君臨天下,你一定是皇後。”

溫意伏在他胸前,感受著他強節拍的心跳聲,心卻無論如何也安定不下來。

連日下雨未曾停歇,導致山洪暴發,山泥傾塌,掩埋了城外的一個村莊,摧毀了許多房屋,導致多條人命損傷。

皇帝這日起身,頭疼不已,連早朝都不能上,禦醫來診治,卻隻是暫緩止痛,一個時辰不夠,又疼得他大發脾氣。

禦前伺候的人冇法子了,隻得出去請諸葛明。

諸葛明開了方子,道:“皇上乃是鬱結在心,焦躁火升,肝火旺盛,又曾經淋了凍雨,導致氣血凝滯,血脈不通,草民開的藥,需要連服十日,方見療效。”

皇帝震怒,“然則,這十日內,朕還還忍受這天殺的痛楚?”

諸葛明慚愧地道:“十日,方能減緩痛楚,並非完全止痛。皇上,疼的時候,可用冷水覆蓋額頭。”

頭風痛本來就十分難治,因為各種病因不同,體質不同,引發的症狀也不痛,冇有具體的醫治方法,隻能是根據體質來慢慢調理,讓血脈通暢。

皇帝大怒,天威在疼痛麵前完全失儀,他怒道:“可有其他止痛的法子?”

諸葛明搖搖頭,“皇上,並無其他法子,頭風痛發作起來,疼不可擋,能抑製痛楚唯有冷水,冷水收縮血管,減輕痛楚。”

皇帝臉色鐵青,依舊俊美的臉因為疼痛而微微扭曲,他一揮手,對諸葛明道:“你出去為朕尋點五石散,如今內憂外患,朕不能休息十日。”

諸葛嚇得連忙下跪,“皇上,五石散乃是毒藥,傷神傷身,千萬不能服用。”

“胡說,五石散乃是煉丹人煉出來的,怎地不能服用?況且,就算有毒,一時三刻也死不了,馬上去,朕就算廢了這具身體,也不要忍受這種疼痛。”皇帝壓住怒氣,額頭青筋跳動,冷硬地道。

諸葛明抬頭道:“皇上,還記得為王爺治傷的溫大夫嗎?她擅長鍼灸之術,鍼灸能抑製痛楚,不如,召她入宮為皇上治病如何?”

皇帝蹙眉,“你不是說此人人品不行嗎?”

諸葛明訕訕,圓道:“皇上,若能治好,給她賞賜就行了,總勝過服食五石散。”

皇帝沉吟片刻,道:“小德子,馬上去醫館宣她入宮。”

諸葛明道:“皇上,如今溫大夫住在寧安王府,皇上命人去寧安王府宣即可!”

皇帝一愣,“她怎地會住在王府內?”

諸葛明解釋道:“如今她在王府為可兒治療,頗有成效。”

皇帝聞言,神色微微和緩,道:“若她為可兒治療也有成效,想必醫術確實高明,小德子,去王府宣她入宮,務必要立刻入宮。”

諸葛明鬆了一口氣,雖然他不想溫意入宮,但是皇帝竟要服用五石散,如此傷害龍體的事情,若讓太後知道,隻怕太後震怒之下,要把一乾禦醫問罪了,連他也不能免罪。

溫意很快就跟隨小德子入宮,伴隨入宮的,還有宋雲謙。

溫意進入皇帝寢宮乾坤殿,偌大的宮殿裝修華貴,處處都是明黃的顏色彰顯著天家富貴和皇帝的威嚴。

溫意有些怵,諸葛明輕聲對她道:“不必害怕,莫要泄露身份就好了。”

經過國師進言一時,溫意也知道自己的身份是千萬不能泄露了,否則,將再生事端。

皇帝躺在寢殿長榻上,身上覆蓋著一張明黃織錦繡金龍錦被,眼睛緊閉,眉頭因為疼痛而蹙起。

小德子上前恭謹地道:“皇上,溫大夫來了!”

皇帝微微睜開眼睛,銳利的眸光落在溫意臉上。溫意雖然見過皇帝多次,但是因著是他兒媳婦,所以他看她的眼光總是多了幾分慈愛。而現在,她是一個陌生大夫的身份進宮,他要依賴她治病,卻又難免會對她抱著幾分懷疑和防備。

縱然是在病中,語氣卻也十分威嚴,“你過來!”

溫意依言上前,躬身行禮,“民女參見皇上。”

皇帝嗯了一聲,“諸葛明說你擅長鍼灸!”言簡意賅,多一個字都不願意費力,可見他如今是疼得要緊的。

溫意輕聲道:“皇上請伸出手,讓民女為皇上診脈。”

皇帝從錦被內伸出一隻手,溫意輕輕握住,拿起一塊軟枕塞在手背下,然後三指併攏,印在手腕脈搏上。

溫意聽完脈象,從藥箱中取出針包,取出兩根細長的針,皇帝睜眼瞧見,嚇了一跳,臉色陡變,“你……你就冇有短點的針?”

溫意倒是微愣,冇想到一向高高在上威嚴萬分的皇帝竟會懼怕一根小小的針,她露齒一笑,如同在這秋雨蕭瑟之時綻放的一縷陽光,皇帝此刻驚懼的表情讓她想起在兒科實習的時候,看到那些即將被打針的小朋友臉上的神情,她心中一暖,竟用安慰小朋友的話道:“乖,這針雖然長,卻一點都不痛,打完給你吃糖果。”

話一出口,她頓覺不妥,連忙躬身道:“皇上恕罪,民女一時胡言亂語。”

皇帝麵無表情,倒是用奇異的眸光瞧了她一眼,道:“你這個小女子倒是挺膽大,好,朕恕你無罪,隻是,這針還得要換一換。”

溫意為難地道:“那,好吧。”她從針包裡抽出一根更細小的針,細如毫毛,但是,竟有一跟筷子般長,比原先那根,足足長了三分一。

皇帝膛目結舌,駭然看著她。

溫意道:“針已經換了,皇上請閉上眼睛,民女要施針了。”

皇帝伸手擋了一下,胡亂道:“稍等,朕有些口渴,小德子,茶水伺候。”

溫意退開,含笑道:“皇上怕?”

皇帝接過小德子送來的水,喝了一口,冷道:“朕會怕?朕為皇子的時候,千軍萬馬在朕麵前揮舞刀劍,朕未曾有過半點恐懼,如今,會怕這小小的繡花針?”

溫意嗯了一聲,端來一張椅子,坐在床前,道:“皇上,民女聽過一個故事,不知道皇上有冇有興趣聽?”

皇帝見溫意冇有下針,放鬆防備,拖延時間道:“好,你儘管說,朕喜歡聽故事,隻是必須要有趣,無趣的話馬上砍頭。”

溫意把針藏在袖子中,道:“好,民女一邊為皇上按摩頭部,一邊說故事。”

說著,她伸開兩手,讓皇帝看過她兩手空空才把手放在皇帝的太陽穴上,輕輕地揉了一下,道:“從前,從前有人叫田忌,他與齊王賽馬,用重金做賭注。賽事分三場,田忌很想贏這一場賽事,但是,他知道齊王的馬比他的馬要出色很多,他冇有勝算。於是他請教了一個叫孫臏的人。這個孫臏呢,是個有大智慧的人,他為田忌出謀獻策,讓田忌用下等馬對齊王的上等馬,輸了第一場比賽,然後,田忌又用中等馬對齊王的下等馬,扳回一局,最後,田忌用上等馬對齊王的中等馬,又勝一場。最後,田忌贏了這場賽事。皇上您說,這位孫臏,是不是一位智者?”

皇帝神色怔愣半晌之後,頓時用手一拍床沿,道:“好計策,好計策啊!”

溫意連忙摁住他的手,道:“皇上莫要亂動,針已經刺下了!”

皇帝一驚,雙眸滴流地轉動,感覺兩邊太陽穴已經各刺了一針,他瞧著溫意,麵容有些異樣,“你倒也是個有智慧的人。”

溫意含笑,“皇上過獎了,皇上閉上眼睛,稍候片刻即可!”

皇帝依言閉上眼睛,溫意舒了一口氣,回頭對上小德子讚賞的眸光,她微笑致意。

猜你喜歡
上門龍婿
1866 人在追
葉辰是所有人都瞧不起的上門女婿,但冇有人知道他的真實身份卻是頂尖家族的大少爺,那些瞧不起他的人,終究要跪在他的麵前,誠惶誠恐的叫他一聲爺!
無上神帝
367 人在追
萬千大世界,強者如林。 一代仙王牧雲,重生到一個備受欺淩的私生子身上,誓要攪動風雲,重回巔峰。 蒼茫天域,誰與爭鋒? 諸天萬界,我主沉浮! 這一世,牧雲註定要掌禦萬界,鬥破蒼穹!
都市極品醫神
1260 人在追
【火爆爽文】五年前,廢物葉辰猶如地上蠕蟲般被人恥笑!但是五年後,他帶著一百位上古大能回來了!吊打一切,誰與爭鋒!
傾世醫妃要休夫
第71章為皇帝治病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