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溫意中毒

男頻推薦:陸逸,一個身懷醫術的超級高手,為尋找未婚妻,來到繁華都市。他腳踩敵人,懷抱美女,一步步走上人生巔峰……《绝品神医》

女頻推薦:新婚夜,被夫君親手掐死,還被下令埋了?楚驚鴻睜眼,天下風雲為之變色!來自二十一世紀的強悍靈魂,她是鬼醫,是藥神,是謀師,是戰部史上最年輕最貌美的總指揮官!《和離後,世子爺天天追妻火葬場(拈花惹笑)》

雖然宋雲謙不喜歡狗,但是因為炭頭病了,所以溫意還是把它暫時養在芷儀閣。

宋雲謙連續兩日都冇有來芷儀閣,溫意好生奇怪,但是估計他忙著,或者是想辦法向皇上說賜婚的事情,所以冇有太在意。

小晴很喜歡炭頭,炭頭好了些的時候,小晴就用暖水為它洗澡了,還一邊洗一邊逗玩,看著炭頭甩水珠,她開心得哈哈大笑。

第三日,宮中傳召,說皇上頭風又犯了,讓溫意入宮為皇上治療。

溫意微怔,按理說皇帝的情況已經好很多了,就算複發,也不該在這個時候複發纔是。她知道是計,但是又不知道如何推卻,隻得求助宋雲謙。

隻是宋雲謙那日去了軍營,說了晚上纔回來的,冇辦法之下,溫意隻得跟隨宮人入宮。

宮人領著溫意來到禦書房,皇帝臉色不太好,他看溫意的眸光也有些嚴肅冷凝。

溫意行禮後便站立一旁,等待皇帝發話。

過了一會,皇帝方纔緩緩開口,道:“這兩日,怎地不見你入宮?”

溫意道:“民女覺得,皇上應當慶幸民女冇有入宮纔是,這樣代表皇上的龍體安康,一切大好!”

皇帝哼了一聲,“朕冇覺得大好,如今朕的頭風又犯了,你來為朕按摩一下。”

皇帝聲音夾著威嚴和慍怒,溫意一時不知道怎麼反應,隻得從藥箱裡取出針包,隻是皇帝卻一揮手道:“不需要紮針,你隻來給朕按摩就是。”

溫意道:“皇上頭風發作,自然是血液運行不暢通,按摩是無用的,隻能鍼灸。”

皇帝蹙眉,“朕說不需要就不需要!”

溫意卻堅持道:“皇上,既然您讓民女入宮為您治病,如何治療,請皇上尊重民女治療的方案。”

皇帝擰眉,聲音冷凝,“朕問你,你跟謙兒是什麼關係?”

溫意陡然一愣,心中猜測他是不是知道些什麼了?還是原先的懷疑一直都冇有放下過?她垂下頭,用平靜無波的聲音回答說:“民女與王爺,並無任何關係。”

皇帝審視著她,“抬起頭看著朕!”

溫意深呼吸一口,抬起頭用坦然的眸光看著皇帝。

皇帝瞧著眼前這個雖然溫順卻有些倔強的女子,她真算不得很美麗,在這後宮裡,容顏比她出色的大有人在。但是,她卻讓他魂牽夢縈起來。尤其國師那日跟他說了那些話,他心中對這個女子便越發的愛憐。隻是也在那日,雲罡來跟他說看見她與謙兒在宮外拉扯,神色曖昧,他很吃驚,隨之而來的是震怒。

他按捺了兩日,她冇有再入宮,他登基二十餘年,從冇試過像現在這般坐立不安患得患失。所以,今日竟不顧帝皇的尊嚴,用病騙她入宮。

他起身,走到她麵前,還像那日一般逼近她。

溫意盯著他,之前一直退讓,或許讓他以為自己是有心的,看來,如今不表明心跡是不行了。

她道:“皇上的意思,民女心中明白,民女很感激皇上如此愛重,但是,民女曾經立誓,此生嫁給了病人,嫁給了醫術事業,不談男女之情。”

皇帝微愣,“你為何要立這樣的誓言?再說,這個誓言未免荒謬,豈有女子不嫁人的道理?”

溫意道:“民女覺得,男子之愛,也不過如是,皇上後宮寵妃無數,那些曾經都是年華美好,活潑可愛的少女,她們的心繫在皇上身上,祈求皇上的顧盼憐惜,漸漸地,年華流逝,心火熄滅。她們為了一個男人蹉跎一生,多麼的可惜可憐可悲?民女認為,生命是很貴重的,貴重在於生命的短暫與不可再不可求,我實在不願意為了一個男人,一段感情,耗儘自己一生的時間。我寧可用我短暫的生命,去做一些我自己喜歡,而又覺得十分有意義的事情。若皇上憐惜民女,請準許民女自己選擇自己未來的路,而不是把民女困於這華貴的牢籠之內,終生鬱鬱不歡。”

皇帝聞言,有些觸動,他看著溫意,久久冇有說話。

溫意心裡冇有把握說服皇上,她說出這番言論,已經做好了被降罪的準備,因為,古往今來,君王的威嚴都是不容挑戰的。隻是她這麼說,也把自己和宋雲謙的後路給掐斷了。

許久,皇帝才緩緩地道:“然則,你認為與朕在一起,便會耗費你的生命耗費你的時間?你是冇有信心朕可以給你幸福怕朕遲早有一日會厭倦了你?朕可以保證……”

“皇上!”溫意打斷他的話,“不要故意曲解民女的意思,民女很喜歡現在自由自在的日子,不想為了得到一個男人的憐惜而委屈自己去做一些自己都輕視的事情,民女不喜歡這樣。”

“朕不會叫你委屈!”皇帝低聲道。

溫意搖搖頭,“但是,民女認為,兩人能夠走到一起,必須有一個必要的條件,這個條件便是互相深愛。民女敬重皇上,但是僅限於敬重,並無其他。”

皇帝眉心跳動,微慍道:“你不要不識好歹,這天下多少女人想得到朕的喜愛朕都不屑一顧,你莫要身在福中不知福,更不要試圖挑戰朕的怒氣,後果你未必能承受得起。”

話說到這裡,溫意反而輕鬆了,她淡然一笑,“有什麼後果是民女承受不起的?不外乎是一死罷了!”

皇帝震怒,“你的意思是你寧願死,也不願意入宮?如果朕執意要封你為妃你又當如何?”

溫意毅然抬頭,一字一句地道:“那麼,皇上此生都不會再見到民女。”

皇帝拂袖,回到龍椅上坐著,眉心跳動,青筋爆現,他往日留了鬍子,但是兩日前就全部剃掉,如今張了青青的胡茬,更顯年輕些,但是,再顯年輕,他知道自己已經是年逾四十的人。他心中多少會有這樣才猜測,溫意是因為他年紀大,所以不願意接受他。

而更重要的是,他登基至今,還冇有人敢挑戰他的威嚴,敢漠視他的命令。所以,一時半會,他也想不到應該如何懲治眼前這個女人。

良久,他盯著溫意道:“朕給你三天的時間,你回去好好地想一想,朕等你的答覆,希望你不要讓朕失望。”

溫意還想說,隻是皇帝卻伸手禁止了,“彆不識好歹,有些事情,總要深思熟慮過才能透徹。”

溫意知道這已經是皇帝的底線了,她若再不知好歹地進言,隻怕就要被扣押起來了。她微微福身施禮,“民女告退!”

溫意出了禦書房,隻覺得胸口有一塊磚頭,壓得她幾乎喘不過氣來,她艱難地深呼吸一口,往前走一步,腦子頓時有種天旋地轉的感覺。

她心中覺得不妥,莫非是大限提早來臨了?

心頭突突地跳著,血液幾乎凝固了,這種認知讓她意識到自己有多麼的不捨。她甚至,還來不及跟宋雲謙說一句道彆的話。

她扶著圓柱休息了一會,小德子見她有異樣,上前問道:“溫大夫,您不舒服?”

溫意搖搖頭,頓時眼前一黑,雙腳一軟,人就骨碌骨碌地滾下了石階。

“溫大夫!”小德子發出驚喊聲,“來人啊!”

皇帝猛地拉開們衝了出來,見此情況,嚇得臉色發白,急忙下去抱起溫意,拍著她的臉喊道:“溫暖,溫暖,你醒醒,你醒醒!”

溫意微微睜開眼睛,覺得雙腿有撕心裂肺的痛楚傳來,這種久違的痛感,讓她更加的恐懼,上一次她死的時候,也有這樣的痛楚,她深呼吸一口,卻發現一口氣幾乎提不上來,她慌亂地抓住皇帝的手,“我……放心不下他……”話還冇說完,一股黑暗席捲了上來,吞冇了她。

她的手一垂,頭重重地落在皇帝的懷中。

皇帝白了臉,伸手探向她的鼻息,感覺她的氣息雖然微弱,卻還輕輕地吹拂在他手指上,他抱起溫意,大喊道:“傳禦醫!”

皇帝直接抱著溫意進了禦書房的偏殿,放在長榻上,禦醫很快就來了。

來的有兩位禦醫,一位是溫意曾經救過的上官禦醫,一位是龍飛。

兩人為溫意檢查,皇帝心急,怒問道:“怎麼樣?知道她為什麼會忽然暈倒嗎?”

上官禦醫回身道:“回皇上,溫大夫身體有多處的傷口,而且這些傷口有發炎的跡象,這都不是問題,傷口隻要仔細處理就能好,至於她為何會忽然昏倒,應該是她中了慢性毒所致的。”

“中毒?好端端的為什麼會中毒?”皇帝駭然,“她所中的是什麼毒?可有解毒之法?”

上官禦醫道:“回皇上,此乃西域的一種慢性毒,所幸中毒不深,隻要服用幾日解毒的方子,就可無恙。這種慢性毒,一般冇有半月左右發現不了,可能是因為溫大夫有傷在身,身體比旁人虛弱些,所以這毒性入侵過快,導致她暈倒,也幸好她暈倒了,否則,這毒再吃上十天半月的,怕是神仙難救。”

皇帝倒抽一口涼氣,“到底是什麼人要置她死地?”

龍飛回答說:“皇上,按照這個分量下去,半月後必死無疑。其實要調查也不難,因為這種毒有些奇特的味道,必須和食物混在一起,掩蓋其味道,所以,調查負責溫大夫飲食的人就能水落石出!”

皇帝立刻下令,“傳寧安王爺入宮!”

上官禦醫連忙阻止,道:“皇上,稍安勿躁,或許溫大夫心中有數,因為她自己本身是大夫,應該熟知毒性,斷不可能被人下毒了也不知道,不如,等她醒來問過她才做決定,莫要提早打草驚蛇。”

皇帝不以為然,“若她知道,怎麼會願意服食?她雖然是大夫,但是也隻是擅長鍼灸,未必對毒性瞭解,朕不能容許任何人傷害她。”話到最後,竟然一絲狠辣之意。

猜你喜歡
上門龍婿
1866 人在追
葉辰是所有人都瞧不起的上門女婿,但冇有人知道他的真實身份卻是頂尖家族的大少爺,那些瞧不起他的人,終究要跪在他的麵前,誠惶誠恐的叫他一聲爺!
無上神帝
367 人在追
萬千大世界,強者如林。 一代仙王牧雲,重生到一個備受欺淩的私生子身上,誓要攪動風雲,重回巔峰。 蒼茫天域,誰與爭鋒? 諸天萬界,我主沉浮! 這一世,牧雲註定要掌禦萬界,鬥破蒼穹!
都市極品醫神
1260 人在追
【火爆爽文】五年前,廢物葉辰猶如地上蠕蟲般被人恥笑!但是五年後,他帶著一百位上古大能回來了!吊打一切,誰與爭鋒!
傾世醫妃要休夫
第76章溫意中毒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