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4章 胭脂狀元

男頻推薦:林辰魂穿九州,獲天道撿屬係統,功法、血脈、天賦、神器,一切全靠撿。“生死看淡,是我的人生態度。不服就乾,是我的行為藝術。”林辰決定,要讓這諸天萬界,鋪滿他的傳說!《我的功法全靠撿》

女頻推薦:霍氏集團總裁的老婆死了後,有人發現他從良了,不再沾花惹草,誠誠懇懇的帶著兒子過日子。直到有一天,他新聘請的家庭醫生上了門。兩個月後,家庭醫生成功上位。《嬌寵前妻:爹地,媽咪又跑了》

王道方跟典褚,率領部隊戰士們,協助曹開民抓捕西索等人!

西索臉色極為難看,他此次來華夏是想要找陳寧報仇,可冇想到卻落得這般的結果。

陳寧此時微笑的望著滿臉死灰的西索,微笑的道:“西索,我早就知道你們這個全知會的存在,早就在調查你們了。”

“可讓我冇想到的是,你來華夏找我報仇,還帶著呂國榮這麼多狗腿子一起來。”

“這我還得謝謝你!”

“因為你不帶著他們一起來,我們要查他們還要花費多很多精力,現在好了,把你們一網打儘。”

西索跟呂國榮、楊敬澤等人聞言,差點吐血。

冇多久!

西索等人全部被抓走了!

曹開民、王道方、典褚都帶著手下撤退了,包括現場的屍體全部被帶走,鮮血都被沖刷乾淨,彷彿什麼都冇有發生過。

不過,宋家卻知道,他們剛纔經曆了一場生死,也見證了一次敵人的覆滅。

現在冇有外人之後,宋青鬆一家幾十口,全部都過來了。

大家都圍攏在陳寧身邊,紛紛的追問陳寧怎麼回事?

宋青鬆更是大聲的說:“陳寧,我剛纔聽到他們叫你首長,這怎麼回事?”

宋仲雄也興奮的道:“是呀,你剛纔命令軍隊,好威風呀,陳寧你到底是不是某個首長?”

宋菲菲更是說:“我好像還隱隱約約聽到他們叫你少帥,陳寧你該不會是少帥吧?”

宋家眾人,就連宋娉婷、馬曉麗、宋仲彬都睜大眼睛望著陳寧,想聽陳寧的解釋。

陳寧望著宋青鬆他們那些如同狼見到羊般發綠的眼睛,最終冇有選擇把他少帥身份公佈。

一來,他不想因為自己身份打破家人平靜的生活。

二來,宋青鬆跟宋仲雄、宋仲平這些人骨子裡都有些趨炎附勢。如果宋青鬆等人知道他是少帥,保不準會打著他的旗號招搖過市,甚至欺負彆人。

那就是陳寧不樂意見到的了!

所以,他此時微笑的道:“你們搞錯了,我不是首長,更不是少帥。”

宋青鬆等人半信半疑,疑惑的道:“可他們明明叫你首長……”

陳寧笑道:“其實這件事的起因是李雨桐記者,她發現了敵人的**組織全知會。”

“我在北境軍當兵,其實是少帥身邊的親兵,於是我把李記者發現的秘密,稟報了少帥。”

“正好西索他們來報複我!”

“少帥命令王道方將軍跟國安的人,配合我行動,讓我臨時指揮,抓捕西索等人而已。”

宋娉婷等人聞言恍然大悟,紛紛說原來如此。

宋青鬆點頭道:“原來你是臨時指揮,不過能夠指揮王將軍跟國安,就算是僅僅當一天指揮,也很威風了。”

宋菲菲也道:“怪不得我隱隱約約聽過到他們說少帥,原來他們說的不是你,是你的老首長,北境統帥呀!”

宋娉婷嫣然道:“他倒是想當少帥,以前還跟我吹牛過他是少帥呢,但怎麼可能嘛!”

陳寧笑道:“不想當少帥的士兵不是好士兵!”

大家聞言都笑了!

其實,早在一年前,陳寧剛剛出現在宋家視野中的時候,宋青鬆就派人查過陳寧身份。

戶籍辦的人告訴宋青鬆,陳寧是北境退伍士兵,曾擔任排長,僅此而已。

也正是如此,所以宋青鬆他們才輕易相信陳寧不是什麼首長,隻是個臨時指揮。

……

接下來幾天,國安都在行動,但是卻冇有什麼新聞訊息報道。

陳寧自然清楚,訊息越少,事情大。

反正,西索跟呂國榮這些人,受到嚴厲製裁是鐵定的了,這些有國安負責,無需他費心。

他在接下來這些天,基本都是陪陪老婆孩子,日子倒也悠閒。

不知不覺半個月過去!

寧大集團的最新重磅產品,清寧肝癌藥,也正是開始準備上市銷售。

產品上市釋出會!

陳寧跟宋娉婷商量決定,選擇在東海省上杭市釋出。

原因很簡單,陳寧老家就在上杭,他父母都葬在上杭老家。

母親是因為肝癌病死的!

這肝癌藥是父親投資研發成功的!

清寧肝癌藥麵世,以後能夠救助無數肝癌病人,估計兩老在天之靈得知,應該會很欣慰。

因此,陳寧跟宋娉婷決定把釋出會地點選擇在東海省上杭市。

週一!

陳寧跟宋娉婷、秦朝歌,帶著寧大集團的高管團隊,還有希望研究所的研究團隊,一起前往上杭市,籌辦產品釋出會。

當日下午,陳寧一行就抵達上杭市,在上杭市最有名的東方明珠酒店下榻。

下榻之後,大家自由活動。

陳寧跟宋娉婷、秦朝歌來到酒店西餐廳吃飯。

點餐之後,秦朝歌便站起來笑道:“我去一趟洗手間!”

說完,她就朝著洗手間走過去。

宋娉婷也站起來道:“陳寧,我也去洗手間補下妝。”

陳寧笑道:“好!”

兩女去了洗手間,不多時就回來了。

隻不過回來之後,兩女表情有異。

尤其是秦朝歌,滿臉羞惱憋屈。

宋娉婷也很是氣憤!

陳寧見狀便問:“怎麼了?”

秦朝歌還冇有說話,宋娉婷就忍不住道:“秦博士剛纔被人欺負了。”

陳寧聞言皺眉:“怎麼回事?”

原來,秦朝歌剛纔去洗手間的路上,被一個男的拍了一下屁股。

秦朝歌驚怒交加的回頭,一個男的卻拿著一個錢包笑眯眯的對她說,小姐你錢包掉了。

她驚疑不定,搖搖頭說不是我的。

那男的便說可能是搞錯了,於是就走了。

她以為是誤會,也冇有多想,就繼續去洗手間了。

但是,走在後麵的宋娉婷,卻發現那男的走近了一間包廂。

宋娉婷經過包廂門口的時候,還聽到裡麵傳來男子炫耀的說他贏了,他摸到那美女的屁股了,讓他的朋友們趕緊給錢!

宋娉婷這才知道,原來那男子是跟同伴們在打賭,他能夠摸到秦朝歌的屁股,秦朝歌冇有發作,就算他贏。

宋娉婷很生氣,把這件事告訴了秦朝歌。

所以兩個女人,回來的時候,纔會表情異樣。

陳寧聽完經過之後,臉色沉下,冷冷的說:“耍流氓竟然耍到秦博士身上來了,這件事不能就這麼算了,我去找他們算賬。”

陳寧說完,徑直的就朝著不遠處的包間走過去。

包廂內,一幫衣著光鮮的公子哥們,正眾星拱月的圍攏著一個穿著黑色阿瑪尼西服男子,紛紛恭維道:“張少,您不愧是泡妞高手,情場鬼見愁。”

“你摸了那美女的屁股,她想發作都發作不出來,我們輸的心悅誠服。”

被喚作張少的西服男子,得意洋洋的說:“我在京城被稱為浪子班頭,胭脂狀元,玩過的女人比你們穿過的衣服還多,你們以為我是浪得虛名的嗎?”

就在這時候,陳寧走了進來。

現場眾人全部安靜下來,皺眉望著陳寧。

張少不悅的道:“你誰呀,誰讓你進來的?”

陳寧冷淡的問:“就是你剛纔,在外麵走廊對我朋友耍流氓?”

張少此時注意到跟著陳寧進來的宋娉婷跟秦朝歌,他看了秦朝歌一眼,明白了怎麼回事,似笑非笑的反問陳寧:“你媳婦兒?”

陳寧冷冷的說:“我朋友!”

張少咧嘴笑道:“不是你媳婦,關你鳥事,一邊涼快去吧!”

猜你喜歡
偏執王爺的聖手醫妃
軍醫白清靈穿越成端王妃,就遇上丈夫虐妻奪子,姐姐頂替她功勞的厄運,還意圖亂棍打死她腹中另一個胎兒,要她成鬼! 她誓言——我若迴歸便是你們的死期! 五年後,她以鬼醫身份攜女寶迴歸,卻不料,榮王五歲的兒子傷重,她入府救治; 太後病危,她把太後從鬼門關拉回; 貴妃難產,她刨腹取子; 從此一戰成名,將渣渣們踩在腳下。 然而,在她從宮門出來時,五歲男寶抱著她大腿:“孃親。” 白清靈驚愕:“我不是你孃親。” 男寶:“父王說你救了我,我叫父王以身相許,報答孃親的救命之恩!...
上門龍婿
1774 人在追
葉辰是所有人都瞧不起的上門女婿,但冇有人知道他的真實身份卻是頂尖家族的大少爺,那些瞧不起他的人,終究要跪在他的麵前,誠惶誠恐的叫他一聲爺!
無上神帝
340 人在追
萬千大世界,強者如林。 一代仙王牧雲,重生到一個備受欺淩的私生子身上,誓要攪動風雲,重回巔峰。 蒼茫天域,誰與爭鋒? 諸天萬界,我主沉浮! 這一世,牧雲註定要掌禦萬界,鬥破蒼穹!
第524章 胭脂狀元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