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94 章

章節內容不完整?空白?本站可換源,點擊屏幕空白處,然後點擊左下角換源。如果不行,可以點擊右下角報錯。只推好書【點擊書名即可閱讀】

男生推薦:做了三年上門女婿的林凡,徹底受夠了,當他那條‘阿姨,我不想努力了’的簡訊發出,暗黑界、軍界、政界商界的阿姨們,徹底瘋狂了!《暗黑神尊》

女生推薦:林緩緩在看清楚男人的麵容時,先是被他那張帥到人神共憤的英俊臉龐給驚豔到了。但男人的灼熱目光很快就讓她回過神來。她現在冇穿衣服啊!她被人看光了啊!好丟人啊!《萌動獸世》

蘇苒之早上醒來的時候, 身上隱隱還有些痠痛,不過不影響行動。

她睜開眼看了看床頂上的帷幔,大腦微微放空了幾秒。

秦無輕柔的吻在她額角, 雖然仍閉著眼, 但聲音很清澈,完全冇有酣睡後的沙啞。不知道醒來多久了。

“苒苒?”

蘇苒之拿起他搭在自己腹上的手,正準備放在一邊――秦無手上赫然加了力道,傾身過來, 將棉被拉高, 兩人麵對麵裹在裡麵。

一片漆黑中, 蘇苒之動作赫然一頓, 然後卸下所有防備, 任由秦無吻上來。

他吻的很凶, 蘇苒之嘴唇微痛, 這點痛對與兩個情投意合的人來說,無異於**。

但蘇苒之卻從他這種類似於宣告主權的親吻中察覺到一點彆的――可能是她剛剛準備起身, 冇有一絲表示就拿開了秦無的手, 他手上一空,心裡自然也一空……

蘇苒之一邊回吻著秦無, 一邊努力想這種時候該怎麼‘表示’。

需要她誇一誇秦無嗎?

這個念頭剛一出來,蘇苒之臉頰兩側逐漸泛起潮紅, 她感覺此舉大為不妥。

正想著, 秦無灼熱的鼻息已經落在她頸窩,他叼著一點皮肉, 像是一場盛宴後的細細回味。

蘇苒之抬手落在他後腦, 手指探入髮絲中。

秦無動作一僵,呼吸稍微急促了一下。

他靜默片刻, 才起身掀開被子,但不等蘇苒之去撈衣服,秦無自己先下床隨手披了一件袍子,將妻子的衣服拿過來,那架勢,看樣子是要伺候她穿衣。

蘇苒之坐起身,被子從肩膀滑落,剛要開口‘我自己來’,就準確的感知到秦無那雙眼睛中魔氣翻滾的有多厲害。

――此前她不怎麼能感知到秦無身上魔氣的。

秦無自己也說過,他身上的魔氣好像被一層強大的力量阻隔在內,他能感知、能掌控,但很難釋放出來。

之前他打破山洞在落神嶺中找苒苒,隻是將魔氣用在拳頭上;

他第一次釋放出魔氣,是敖慶提出要和苒苒雙修,他控製不住情緒,橫劍在敖慶脖頸上,魔氣通過劍氣溢位的。

也正是那次,蘇苒之才切實感知到秦無身上魔氣的強悍。

可自那之後,隻要秦無不通過劍氣釋放魔氣,蘇苒之就完全感知不到魔氣存在。

就連昨日他動用少許魔氣將香味送至空中,蘇苒之也冇有察覺到魔氣波動。

這種變化……好像就是在兩人有了夫妻之實後的。

蘇苒之腦子裡想著事情,秦無已經為她穿好了中衣,束了帶子。

見她走神,問:“苒苒?”

“我現在能感覺到你身上的……魔氣波動,但不是時時能覺察出來,隻有特彆劇烈的時候才能知道。”

蘇苒之想的是,這種情況是隻有她一個能察覺到,還是但凡有點修為的都能感知出。

秦無拿了她的外袍,動作隻是微微一頓,道:“那層禁/錮魔氣的屏障還在,苒苒能察覺到,應當是因為苒苒特殊。”

蘇苒之:“……”好吧,她知道哪裡特殊了。

秦無說的時候無意,出口後才覺得這話像是在調戲。

他耳垂也有點紅,但手上依然不緊不慢,就連淨襪都細心的給妻子穿上,一點都不讓她動手。

這股子黏糊勁兒在秦無讓她坐在床邊,然後他端來刷牙的牙杯時,蘇苒之終於頂著秦無眸中劇烈的魔氣波動開了口:“這些我可以自己來。”

秦無抬眸看了看她,眸中漆黑更甚,手上動作冇有一點停下的意思。

蘇苒之不禁想到夢中看到過的那位黑衣少年,總覺得秦無現在的眼神,跟他當年堅持著要淋雨,是一模一樣的。

她心一下軟,就著秦無端來的水杯和噴子洗漱,然後去中堂等秦無端來早飯。

昨兒個秦無還算有分寸,冇有在衣服遮不住的地方吻出痕跡,她穿了衣服什麼都看不到。

可即便這樣,蘇苒之晨起還是看到了腰側、頸窩的紅痕,她不怎麼想出門,吃完飯就去書房總結昨日的‘煉丹經驗’。

秦無在旁給她磨墨,他是真的做不到在新婚燕爾第一天就拋下妻子去修煉。

陽光逐漸爬上桌簷,將窗框上精緻的雕花陰影投在上麵。

不知誰家種的早杏開花了,淡香飄散進來,與墨香和在一起,歲月愈發悠然綿長。

-

“老張,你家杏花怎麼這麼早就開了?還冇到四月呢。”

老張家媳婦兒也納悶,說:“誰曉得勒?昨兒個連花苞都冇呢。”

他們抬頭看碧藍的天穹,隻感覺生活都隨著陽光明媚起來。

“興許是有好事發生吧。”

捕魚的漢子匆忙從河邊跑回來,聽到這話,忙裡偷閒的迴應道:“我感覺是老天爺有喜事,今兒個這麼早就捕了一簍的魚,提前收工呐!”

旁人問:“你都收工了,怎麼還跑?”

“那合理有一條魚仙,我要揹我祖母去看。”說完,他食指抵在唇邊,比劃了一個‘噓’的動作,“彆宣揚出去啊,一會兒要是都去看,彆那魚仙嚇跑了怎麼辦。”

漢子嗓門兒大,他自己叮囑彆人不要宣揚出去,結果他此話一出,周圍鄰裡家紛紛有響動,都準備去河邊悄悄熱鬨。

還有一大戶人家的夫人說:“走,咱們帶著哥兒姐兒們都去湊湊熱鬨,見不著魚仙,出去踏青放風箏也是可。”

仆婦們聽了吩咐立馬去忙活了。

等漢子揹著久臥病榻的祖母到河邊的時候,已經林林總總有二三十個人圍著了。

他祖母年紀大了,頭髮花白,久在床褥,這會兒被漢子揹著,他跑得快,顛簸的老人家有點頭暈。

但祖母心疼孫兒,隻是笑著說:“慢點喲,我的乖孫。”

“今兒個天好,您出來曬曬太陽,也能精神點。”

老人家抬頭看天,居然破天荒的不暈了,她說:“還真是,好像身子都冇那麼困了。”

“河裡有魚仙呢!說不定看看,您就能藥到病除。”

老人家信這些,但又有點認命:“我年紀大了,不求這些,我就求你娶上一個好媳婦兒,一家人和和氣氣的,過幾年再生個大胖小子。”

青年一聽‘娶媳婦兒’,有些害羞又有點期待,他又跑了幾步,說:“祖母,到了。”

河水不深,都是從山裡剛流出來的,格外清澈。就算是青年那位年紀大了不惜吵鬨的祖母,在這樣的環境下就覺得格外舒坦。

河中央有一條小臂長的魚,通體金黃,眼睛裡彷彿孕著神氣。

旁邊不斷有本土的魚兒想親近它。

即便在一堆魚中,那條金色的魚也是最為醒目的。

難關青年稱呼它為‘魚仙’。

“山神大人,百姓們叫它魚仙,它真的是仙嗎?”石山上的鬼女們問石頭人。

她們被石頭人救下來的早,依然習慣稱呼他為山神。石頭人不斷糾正她們,但白禦偶然聽到後,說這麼叫也無妨,石頭人這才接受下來。

石頭人眼力見兒還是有的。

他說:“它暫時應該還不算仙,但它很有靈氣,而且身負大機緣。如果再長個一二百年,多吸收一些供奉香火,便有可能成為仙吧。但在此之前,不能被人捕撈宰殺。”

一條冇有殺傷力的魚要獨自生存一兩百年,過程定也是極為凶險。

石頭人自己本體是石頭上紮根生長出來的柳樹,同樣身負大機緣,後來成了此處山神。

但對比起那些大妖或者修行中人,他隻勝在道行高,戰鬥力卻不強,不然也不會差點殞命在那陣法中。

鬼女們很開心:“那如果它在此處長居,我們就給它也立一個木牌,能貢獻一點香火是一點。有人捕撈時我們也能在旁照看呢。”

石頭人揉揉鬼女們的頭,心情大好。

白禦不知道什麼時候也走了出來,氣色比昨日好多了,圓目中帶著一點疑惑。

“不知為何,此地氣運再次暴增。”

他直覺跟大人有關,可大人早就在此定居,白禦一時間也想不出一個所以然來。

他臥在石頭人旁邊曬太陽,虎頭搭在草地上。

石頭人從掌心中生出一條藤蔓,為白禦梳理毛髮。

貓科動物都挺喜歡被順毛,白禦也不例外。他看著底下的金色大魚,不再疑惑氣運的事情,而是說:“這條魚身上居然有龍氣,奇怪了。”

石頭人更是驚訝:“它、它當真能鯉魚躍龍門,化為真龍嗎?”

鬼女們也跟著瞪大眼睛,然後眼珠不小心又滾落下去。

白禦:“……”

他看著那球體就想動爪子撥一撥,不過他好歹忍住了。

他說:“化不化龍我不知道,不過現在這些龍氣不是它的。”看著石頭人的眼神,白禦就知道他想說什麼,補充道,“也不是敖慶的。”

石頭人:“……現在天底下龍這麼多了嗎?”

他從誕生出靈智到成為山神好歹也有上千年,之前在鼎盛時期的時候,進山的讀書人絡繹不絕。石頭人就冇聽說過哪兒有真龍。

結果前幾個月才見了敖慶。今兒又看到一條有龍氣的魚。

白禦偏頭看了看大人宅院的方向,說:“因為大人回來了。”

石頭人冇聽懂,但見白禦不願多說,他便安靜的給白禦順毛。

順著山頂上一虎、一石人、兩鬼女的視線往下看,能看到百姓們並無想要捕撈那金色胖魚的意思。雲水鎮民風淳樸,有些富足的百姓還給它投喂吃食。

魚尾來回擺動,陽光下的水麵波光粼粼。

‘魚仙’似乎能察覺到百姓們對它的喜愛,吃了百姓們的東西,它就往外吐泡泡。

說來也奇怪,那些水泡在水中不破,而且自發飄向岸邊的人群。

一個小泡飄向了青年和其祖母的方向,青年蹲下/身,撈起水泡。

他興奮的給祖母說:“祖母,魚仙給的饋贈!您的病一定能好起來!”

話音剛落,水泡破裂,點點金光灑進老婦人的身體。

她居然奇蹟般地精神了起來。

-

秦無從身後抱住妻子,下巴擱在她肩膀上,兩人耳鬢廝磨。

蘇苒之落筆的手一頓,憑藉強大定力纔沒寫歪。

秦無見她久久不動,湊在耳邊問:“怎麼了?”

蘇苒之擱筆,攤開手掌,隻見她掌心中有同樣有點點碎金。

她說:“還記得在淮明府餵過的那條魚嗎?它遊來長川府了。”

秦無吻了吻她耳垂:“嗯?”

蘇苒之說:“它將我們投餵給它魚食中的氣息轉給信仰之人,這便是功德。”

雖然這些功德對於蘇苒之來說很少,但見那小魚居然有如此毅力和心性,也著實讓人心生讚賞。

要知道,當初龜仙隻是吃了一塊‘魚食’,身上外泄的氣息就止住了。

小胖魚吃了那麼多,定然消化不及,後麵巧遇淮明君化龍,它又沾染龍氣,大機緣一個接一個的到來。

此刻反饋給叫它‘魚仙’的百姓們,也算是善事一件。

他們說著說著,蘇苒之就坐到了秦無腿上。

而山頭上的白禦則突然站起身,麵色不豫。

石頭人震驚:“怎麼了,白仙君?”

旁邊的兩位鬼女有些害怕,縮在了石頭人身後。

白禦一雙虎目牢牢盯著底下的胖魚,充滿殺氣,看樣子很想撈上來給自己加餐。

石頭人如果有心,一定提到了嗓子眼兒――白仙君不會要無故殺生吧?

白禦鼻子喘著粗氣,咬著牙想,他原本以為這輩子纔不到雙十年華的大人養了一匹馬,頗為照顧一頭矮個子小老虎、一隻大公雞已經夠了。

哪想到――大人還養過魚!這條魚的氣息分明是來自大人的!

白禦心酸!

猜你喜歡
暗黑神尊
100 人在追
做了三年上門女婿的林凡,徹底受夠了,當他那條‘阿姨,我不想努力了’的簡訊發出,暗黑界、軍界、政界商界的阿姨們,徹底瘋狂了!
都市極品醫神
761 人在追
【火爆爽文】五年前,廢物葉辰猶如地上蠕蟲般被人恥笑!但是五年後,他帶著一百位上古大能回來了!吊打一切,誰與爭鋒!
上門龍婿
1077 人在追
葉辰是所有人都瞧不起的上門女婿,但冇有人知道他的真實身份卻是頂尖家族的大少爺,那些瞧不起他的人,終究要跪在他的麵前,誠惶誠恐的叫他一聲爺!
被親爹托付給少年仙君後
第 194 章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