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3章 全文完

章節內容不完整?空白?本站可換源,點擊屏幕空白處,然後點擊左下角換源。如果不行,可以點擊右下角報錯。只推好書【點擊書名即可閱讀】

男生推薦::三聖死、五帝滅、龍神隕、人族殤!大道崩碎,末世降臨,任你才比古帝,也道路黯然,風化絕代,最終化為塵土!腳踩天驕,拳打真神,天上地下,為我稱尊!《武道神尊》

女生推薦:蕭父:閨女,你要爭氣啊,咱家可就指望你攀龍附鳳了!蕭兮兮:不,我隻是一條鹹魚;宮女:小主,您要爭氣啊,一定要打敗那些綠茶婊成為太子妃!蕭兮兮:不,我隻是一條鹹魚;太子:愛妃,你要爭氣啊,孤就指望你傳宗接代了!蕭兮兮:不…《貴妃每天隻想當鹹魚》

第1083章 全文完

白洛回過神,努力掙開玉絕塵,小聲道:“那個,你,你不去招待外麵那些客人嗎?”

玉絕塵薄唇微抿,應道:“不用,我已經安排人過去了。”

“哦,那,那你餓不餓?”

白洛眸光一亮。

玉絕塵深邃熾熱的鳳眸注視著麵前小丫頭那張白皙精緻的臉蛋,微微點頭,一臉認真的回答:“嗯,餓。很餓。”

話音落,視線從她臉上移到脖頸,再往下。

白洛清澈靈動的大眼睛盯著玉絕塵,見他表情不太對勁,眼神也太過熾熱,她心臟砰砰直跳,急忙從床上滑下來,拉起玉絕塵的手就說:“那我們去吃東西。”

玉絕塵低頭看著緊緊地抓著自己的手的小丫頭,感覺到她手心裡的冷汗,他無奈寵溺一笑,“我讓人送過來,你乖乖坐這裡彆動。”

說著,將白洛抱回床上。

白洛咬著下唇微微點頭,“嗯。好。”

玉絕塵則轉身出了房間去命人備吃的過來。

白洛仰頭盯著那個高大修長的背影,心裡胡思亂想著,玉絕塵不會是生氣了吧?反正都已經成婚了,要不,就入洞房吧?

可是她聽珍兒和珠兒說,入洞房很慘的。珍兒還說,她以前在書上看到過,還會有見紅,那會不會很疼?

白洛在玉絕塵出去的這會兒,想了很多很多,包括萬一懷了身孕怎麼辦,她還是個孩子。

玉絕塵進來的時候,就見白洛一臉驚恐的模樣盯著他下腹看。

玉絕塵愣住,擰眉,大步來到白洛麵前,好奇的問:“洛兒怎麼了?”

白洛猛地回過神,抬頭,正視玉絕塵,急忙搖頭:“冇,冇什麼。”

玉絕塵揉了揉她的腦袋:“飯菜馬上就來。”說著,牽起白洛的手對她道:“過來坐。”

白洛跟著玉絕塵走到桌前坐下,安靜的等著自己的飯菜,偶爾偷瞄一眼玉絕塵的臉,想知道他是否真的不高興。

玉絕塵則倒了兩杯酒,酒是果子釀的,不烈。

他給白洛倒了一小口,遞給她。

白洛眨了眨眼,“這是給我的?”

玉絕塵應聲,“嗯,交杯酒。”

白洛急忙接過,挪到玉絕塵麵前,對他冇心冇肺的笑了笑,舉起酒杯便往自己嘴裡灌。

結果被玉絕塵攔住,“交杯酒!”

玉絕塵提醒。

白洛愣住,反應過來,“哦”了一聲,一隻手拉起玉絕塵拿著酒杯的手,自己的手臂從他手臂繞過,“好了,現在可以喝交杯酒了?”

玉絕塵被小丫頭折騰的無奈輕笑一聲,與她一起將杯中的酒一飲而儘。

白洛喝的太快,冇嚐出味道,不過嘴角殘留的酒漬她舌尖舔了舔覺得還挺好喝的。

就在此時,珍兒和珠兒端著飯菜上來,白洛盯著滿桌食物,一臉開心的看了一眼珍兒和珠兒。兩人會意,匆忙退下,順手將房門關上。

房間裡麵又剩下玉絕塵和白洛兩個人。

玉絕塵拿起筷子為白洛夾菜,“趁熱吃。”

白洛看著碗裡的菜,滿足的眯著雙眼笑道:“嗯。”

說著,便低著頭開始吃了起來。許是餓了,嘴巴裡麵塞得鼓鼓的,玉絕塵看著她那像包子一樣的臉,便寵溺的嗤笑出聲。

白洛聽到聲音,猛地抬頭,圓圓的眼睛盯著玉絕塵,玉絕塵臉上的笑容瞬間收斂,恢複如常。

白洛:“玉絕塵,你笑什麼?”

因為嘴巴裡麵塞得太滿,吐字有些不清晰,玉絕塵視線落在白洛嘴角沾著的米粒上,他提醒她:“彆動!”

白洛很聽話,一動不動看著他。玉絕塵伸手將她嘴角的米粒拿下來,白洛見狀,張開嘴,“啊~”示意玉絕塵將她的飯還給她。

玉絕塵愣住,白洛道:“不能浪費。”

玉絕塵的手指落在自己唇邊,指尖的米粒消失。

白洛臉色瞬間通紅。

將口中的食物嚥下去,她看著玉絕塵,心跳加速:“那個,臟……”

她自己吃也就罷了,怎麼被他給吃了?還當著她的麵。他不嫌棄她嗎?

白洛覺得,若是自己,肯定嫌棄的。

玉絕塵饒有意味的看著麵紅耳赤的小丫頭,低沉的聲音提醒她:“吃飯。”

白洛回過神,繼續埋頭苦吃。

直到吃飽了的時候,她才發現玉絕塵一點都冇動。

好奇的問:“你不是餓了嗎?”

玉絕塵:“嗯。”

“那你怎麼不吃?”

“等你吃飽,我再吃。”

白洛:“……”

玉絕塵見白洛愣神,道:“吃飽了?”

白洛微微點頭應聲:“嗯,飽了。可是都被我吃過了……”

早知道她少吃點,給玉絕塵留著乾淨的。現在被她吃的都是剩菜了,他還怎麼吃~

白洛抬眼對玉絕塵道:“要不,讓珍兒重新送點吃的過來?”

玉絕塵道:“不用。”

白洛:“可是這些不夠吃了。”

玉絕塵深邃的鳳眸盯著白洛,“夠了。”

白洛接收到男人視線,她脊背突然僵住,為什麼總覺得她說的話和玉絕塵說的根本不是那麼一回事?

玉絕塵突然靠近白洛耳邊,聲音酥魅,“洛兒,我不吃飯,吃你,可好?”

白洛腦子裡瞬間嗡嗡作響,本能的回了一句:“我月事~”

話還未說完,就聽玉絕塵的聲音在耳邊響起,“洛兒說謊話的時候,這裡會很燙對麼?”

說著,玉絕塵的指腹輕輕摩挲著白洛柔軟的耳垂。

白洛頓時無地自容,低著頭也不看玉絕塵。她知道一件事,那就是,自己吃飽後,是要被玉絕塵給吃掉的。

為什麼有一種大灰狼吃小山羊的錯覺?

玉絕塵邪魅的聲音又傳來,“洛兒,我們可以入洞房麼?”

白洛努力剋製著自己急速跳動的心,喉嚨一緊,猶豫了許久,就在玉絕塵準備放棄的時候,白洛突然開口道:

“入!”

那氣勢,像極了壯士。

玉絕塵被白洛的反應惹的苦笑不得,“洛兒若是不願意,我不勉強。”

白洛一臉認真的點頭:“我願意,我想好了,早死晚死都得死,早入晚入都得入。玉絕塵,但是你得答應我一件事。”

玉絕塵擰眉,“嗯?”

“以後隻能疼我一個,寵我一個!”

“好。”

“不準娶其他女人入府!”

“好。”

“不準去花樓荷花酒。”

“好。”

“不準……”

“洛兒不是說了一件事?”

白洛不說話了,玉絕塵低沉的聲音道:“洛兒可知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是何意?”

白洛不解皺眉,玉絕塵怎麼突然說起這個了?她搖了搖頭表示不知。

玉絕塵笑:“若這世間真的要我做一人之下,那個人不是皇帝,是你!所以,洛兒的話,為夫唯命是從!”

白洛定定的看著玉絕塵,看著他眸底真摯的目光,看著他冷俊絕世的容顏,她突然湊上去雙手環住他的脖子,在他臉上輕啄一口,

“那我們現在,入洞房!”

玉絕塵寵溺一笑,抱起小丫頭,大步往床榻走去。

紅色床帳落下,男人修長高大的身子撐在她身子兩側,深情的望著她有些緊張的臉蛋,“洛兒彆怕。”

白洛點頭,聲音軟糯:“嗯,我不怕。”此時,心裡卻害怕極了。想著會不會疼,會不會流血,會不會懷寶寶……她覺得自己還是個孩子,她害怕萬一懷了,自己不會養,會不會被玉絕塵嫌棄。

玉絕塵見她可愛的模樣,實在受不住,欺身而下,咬著她的耳垂小聲在她耳邊道:“放鬆洛兒,彆怕。有我在~”

白洛內心抓狂,就因為有你在才怕的~但是還是聽著玉絕塵的話,儘量讓自己的心放鬆下來。

耳垂被他咬住的那一瞬,白洛忍不住打了個寒顫,這種感覺,好奇怪。

正在出神,脖頸一陣酥癢。

白洛忍不住嚶嚀一聲,玉絕塵溫暖的掌心拖著她的後腦勺,微涼的唇瓣輕吻她柔軟的唇瓣。

“洛兒,吻我。”

白洛愣了片刻,學著玉絕塵親她的動作,生疏的折騰他。

門外,珍兒和珠兒聽到屋內白洛的聲音,兩人相視一眼,羞澀一笑,叮囑外麵的人不準打攪,便急忙退了下去。

不知過了多久,白洛大汗淋漓的趴在玉絕塵懷裡,“奄奄一息”的罵著:“玉絕塵,我不要嫁人了!混蛋,還說什麼不疼,還說冇事。”

玉絕塵輕撫著小丫頭的長髮,柔聲應道:“好,洛兒嫁我一個就夠了。哪裡疼,我幫你揉揉。”

白洛一個激靈從玉絕塵身上滾下去,不著寸縷的躺在他身側,雙手遮住自己的身子:“不準過來!”

玉絕塵拉開被子將人捲起來重新抱到自己懷裡,白洛不停掙紮,小聲低罵。

玉絕塵任由她撒嬌發脾氣。

片刻後,白洛氣消了,努了努嘴,對玉絕塵道:“我怕懷了身孕怎麼辦。”

玉絕塵:“懷了豈不更好?屬於我們的孩子,洛兒不喜歡?”

白洛搖頭:“不是不喜歡,我怕自己不會養。”

“有我在,你和我們的孩子,都由我來養。”

白洛抬頭,一臉認真的盯著玉絕塵,“真的?”

“嗯。真的。”

白洛瞬間鬆了口氣,心裡擔憂的事情都解決了,整個人瞬間癱在玉絕塵身上。

玉絕塵對她道:“累了睡吧。我守著你。”

白洛閉上雙眼,應了一聲便沉睡了過去。

因為白洛養父已死,所以也無需回孃家,白洛婚後就住在莊子裡每天吃吃喝喝玩玩樂樂,過得格外自在。

而這幾日玉絕塵似乎很忙,甚至已經兩天兩夜都冇有回來了。

白洛心裡七上八下,生怕他出事。

又是一個晚上,白洛坐在寢殿外麵的石階上抬頭仰望著漫天繁星出神。心裡在想玉絕塵到底在忙什麼?為什麼兩天了都冇有回家。心裡越想越難過,眼淚吧嗒吧嗒的往下落。

肩膀上突然多了一條披風,味道很熟悉。

白洛猛地回頭,抬眼,喊著水霧的眼睛盯著麵前那個高大的身影。

男人看起來有些疲憊,他緩緩蹲下來,與白洛保持一樣高的距離。

有些憔悴的臉上帶著寵溺的笑。

白洛突然哇嗚大哭,撲進他懷裡,胡亂捶打著他的胸膛,問:

“你去哪兒了,玉絕塵,你跑哪兒去了,我在這裡等了你兩天兩夜了,算上今天已經是第三天了。嗚嗚嗚~我以為你再也不回來了。”

玉絕塵掌心扣在她後腦勺,喉結滾動,在她耳邊沉聲道:“傻瓜,洛兒在家裡,我怎麼能不回來?”

白洛吸了吸鼻子擦掉眼淚,看著玉絕塵哽咽問道:“那你告訴我,你做什麼去了?為什麼都冇有你的音訊,問凜風他們也不說。”

玉絕塵抿唇一笑,從懷裡拿出白洛的那塊玉佩,遞給她:“洛兒的爹孃找到了。”

“嗯?你說什麼?玉絕塵,你說我爹孃找到了?”

玉絕塵抿唇點頭應道:“嗯。”

早就猜到洛兒和天聖國皇室的關係,隻是一直冇有告訴她罷了。這些日子之所以這麼忙,是因為處理天聖國的事情。隻是他冇想到,當年傷害洛兒生母的事情,玉慎禹竟然也摻和了一腳!

玉絕塵並冇有告訴白洛有關白靈舞弑君篡位之事,也冇有告訴她皇室爭鬥這些黑暗的事情。他對她道:

“你娘是天聖國的女帝,你爹與你養父是親兄弟。當年天聖國發生了一些事情,你娘為了你的安全,拜托你養父將你帶離天聖國。”

白洛好奇的問:“所以我養父是真的被人害死的?”

玉絕塵應道:“害死你養父的人就在攝政王府的牢房中。”

白洛猛地抬眼,淚水在眼眶打轉,猶豫了片刻,道:“那就讓他吃一輩子牢飯吧。”

爹爹養了她這麼多年,她都冇來得及儘孝。

玉絕塵將小丫頭攬進懷中,應道:“好。關她吃一輩子牢飯!”頓了頓,玉絕塵問白洛:“洛兒想不想做天聖國女帝玩?”

白洛愣住,抬頭看了一眼玉絕塵,不答反問:“天聖國女帝厲害還是攝政王妃厲害?”

玉絕塵一臉認真的想了想,“攝政王都得聽王妃的話,區區天聖國,怎麼能比?”

白洛皺眉,“那就不劃算,還是做攝政王妃的好。”

白洛抬頭仰望著天空,覺得今晚的月亮比往日的都好看,還有月亮旁邊那些明亮的星星,其中應該就有三顆,一顆是爹爹,一顆是孃親,另一個顆是養她長大待她如親生閨女的爹爹了吧?

依偎在玉絕塵懷中,聞著他身上淡淡的香味夾雜著的汗水味兒,白洛小聲道:“玉絕塵,我不疼了。”

說完,臉色緋紅。

玉絕塵眸底一抹驚喜劃過,自從被洛兒罵了無數次後,他都捨不得碰她。

冇想到,她竟然如此主動~

“嗯?洛兒再說一遍?”

白洛小聲道:“我說,我不疼了!”

話音剛落,整個人便被淩空抱起,玉絕塵語氣中透著說不儘的喜悅,“我們共度鴛鴦浴,如何?”

“如此,甚好!”

全文完。

猜你喜歡
都市極品醫神
807 人在追
【火爆爽文】五年前,廢物葉辰猶如地上蠕蟲般被人恥笑!但是五年後,他帶著一百位上古大能回來了!吊打一切,誰與爭鋒!
溫言穆霆琛
40 人在追
一場空難,她成了孤兒,他也是,但卻是她父親導致的。八歲的她被大十歲的他帶回穆家,本以為那是他的善意,冇想到,他是來討債的。十年間,她一直以為他恨她,他的溫柔可以給世間萬物,唯獨不會給她……他不允許她叫他哥,她隻能叫他名字,穆霆琛,穆霆琛,一遍遍,根深蒂固……
上門龍婿
1155 人在追
葉辰是所有人都瞧不起的上門女婿,但冇有人知道他的真實身份卻是頂尖家族的大少爺,那些瞧不起他的人,終究要跪在他的麵前,誠惶誠恐的叫他一聲爺!
家養小王妃(蔥不吃糖)
第1083章 全文完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